DSC_7196.jpg

 

 

時間:2009/07/09(四)19:00

地點:新光影城三廳

紀錄:聽打快手小編

 

 

張榕容:

我在十一、二歲的時後認識吳米森導演,曾客串過他的《起毛球了》,因此導演認為我很適合演三八的角色。這部作品是去年為金穗獎三十週年所拍攝的短片,因此在金穗獎已經放映過了。我不確定導演會怎麼想,但我自己是很驚訝,也很開心這次可以在台北電影節有很多不一樣的作品,讓大家看到許多不同的面向,像是《宇宙歌女》就很三八、《匿名遊戲》就比較內斂、《百獄》戲份比較少但比較成熟,另外還有《渺渺》及《陽陽》兩部長片。

 

 

徐漢強:

本片是世新大學出資製作的短片,首度集結大學部及研究所學生所完成的35釐米影片,我覺得這是很難得的。這部作品跟我上一部作品,題材雖然都跟網路相關,但希望可以嘗試跟上部作品不一樣的形式。

 

 

游智涵:

不好意思!這部影片讓大家看了比較不開心!這是我第一部用16釐米拍攝的短片,而今天的放映,也是第一次使用Betacam版本,很開心可以跟觀眾一起觀賞這部短片。

 

 

DSC_7179.jpg 

 

 

Q1:為什麼會選張榕容來演自己的作品?

A1:(游智涵)因為她真的很棒!跟她合作的時候,她的工作態度很認真,也是一位很聰明的演員。我還記得,跟她合作結束要離開的時候,她還跟我說,她覺得我講話比較感覺式,這樣不太好,要檢討一下。這就是她給我的感覺。

 

A1:(徐漢強)榕容是世新大學廣電系畢業的學生,這也是原因之一。但我覺得難得的是,她是一位配合度非常高的女演員,這部又是我第一次拍攝比較大規模的製作,常常會有行程安排得比較不順暢的時候,她就需要等待,有些時候甚至還要不斷重覆去演,但她都沒有抱怨。另外,可能也因為榕容是學廣電的,因此會幫忙注意很多細節,像是連戲、燈光等等,她都會盡量去配合。

 

 

Q2:《恐懼屋》的演員是怎麼樣的一個組合,可以跟大家說明一下嗎?

A2:(賴孟傑)兩位搶匪其實是一個非常有趣的組合,因為我們三個都是在課堂上認識的。劇本剛完成之時,本來覺得搶匪的年紀應該相仿,但等沉寂一陣之後,想說如果這兩位年紀懸殊一點,讓女方來駕馭男方,會不會比較有趣一點?因此就決定這樣的一個組合。跟陸姐的合作,是在我意料之外,因為她是一位很資深的演員。陸姐也私下表示,她第一次的喜劇之作就獻給了《恐懼屋》。跟各位工作夥伴的合作,是非常愉快的經驗,因為大家都很有經驗,反而導演就變成最輕鬆的。

 

A2:(姚安琪)這也是我演出的第一部喜劇。以前孟傑導我,都是在課堂上,而且演的角色都比較沉重、比較沒那麼活潑,但很開心這次他找我演一個比較強勢的角色。角色設定忠瑞是我的男朋友,感覺很奇怪,一開始我無法入戲的時候,導演就叫我們手牽手,到一個陰暗角落去培養感情,很謝謝忠瑞帶我入戲。(小編按:姚安琪同時也是去年台北電影節的明日之星!)

 

A2:(張忠瑞)這是我第一次拍短片。我們拍了大約四天,有趣的是我每天都受偒,像有一次跟陸姐對戲,因為她要推我,我又不敢真的去拔她的牙,所以她一推,反而我就被拔牙器撞上,因此就流血了。另外,像在跑步的時候,被他摔到牆角,那是真的被摔,而且還勾到了電線。

 

 

DSC_7176.jpg 

 

 

Q3:想請問《百獄》導演,這部片是自我成長過程的投射嗎?或剛好是高雄林園人嗎?

A3:(游智涵)謝謝您的問題。很多人都以為我跟家裡的人不和,其實沒有。我覺得跟林園這個地方比較有關係,這是我們在環島時看到的一個地方,後來我們就以這個地方為文本,去做一個發展,再將故事的部份加進來。其實劇本也改過兩到三次,而這部片呈現的,就是最後修改過的版本。

 

 

Q4:想請問張榕容,您跟這麼多位導演合作,這些導演的導戲風格有什麼不一樣?然後,有沒有哪位導演,是您拍的時候都不知道最後版本會是什麼樣子的?

A4:(張榕容)在《百獄》的戲份比較少,我覺得導演不是在導戲,而是在聊一個理念。從他的理念當中,我好像可以感覺到整部片的一個雛形,雖說這部片的女生沒有一個很明確的戲,都是很片段式的,但我總可以知道導演要的是什麼。而跟漢強合作《匿名遊戲》,我覺得在剛開始試角時,他好像就很喜歡我,所以那個角色原先設定是男生,但後來因此變成了女生。

 

A4:(徐漢強)那個角色,本來就設定成是男生,就是那兩個男生的故事,而角色會變成女生,一方面當然是榕容來試鏡,但最先是丘昀提出這個想法的。

 

A4:(游智涵)補充一下,丘昀是《百獄》及《匿名遊戲》這兩部作品的製片。

 

A4:(丘昀)講到這件事,我就一肚子氣!當初《匿名遊戲》需要兩個男生,我一直跟導演反映這樣不好,但導演卻很固執,而我又是《匿名遊戲》的Casting。雖然我沒看過《一年之初》,但知道有個學妹在演戲,所以就先邀她來試一個櫃檯小姐的角色,試鏡結束後沒多久,又再打了通電話給榕容,請她來試其它角色。徐漢強是那種根深蒂固認知之後,就要那樣的人,例如說長頸鹿就是長頸鹿,沒有為什麼,他就是要一隻長頸鹿,因此在那部片裡面,他就會覺得是男生就是要男生。所以試鏡過後,掙扎很久才決定換成女生。

 

A4:(張榕容)吳米森導演一直認為我有一種潛在性的三八,他喜歡看到我那個東西,只要一看到就很開心。他就是希望我越誇張越好,就是喜歡怪里怪氣,從《起毛球了》、《給我一隻貓》到現在的《宇宙歌女》,他就是喜歡我身上有種怪怪的東西。至於鄭有傑導演方面,《陽陽》的是我們的第二次合作,因為都是長片的關係,相處的時間都比較久,所以我們的關係很朋友,對電影的東西聊了很多,他也教了我很多。我們在溝通上也很順,所以很多東西都能交出來給觀眾看。另外,《渺渺》就回到了十七歲,演我好朋友的是柯佳嬿,所以我比較容易入鏡。孝澤導演雖然是男生,但他會站在一個旁觀者、守護者的角色,看我們去找到自己角色的定位。

 

 

DSC_7163.jpg 

 

 

Q5:《宇宙歌女》的成音都會用事後配音,因此想要當時演出有沒有劇本?對戲過程當中,有無有趣的事可以分享?而導演如何跟榕容形容歌女這個角色?

A5:(張榕容)《宇宙歌女》的這個角色,就是一位在宇宙很紅的歌星,因為很喜歡地球的牙套,進而潛入地球,因為又很喜歡唱歌,所以想藉此回饋大家,但大家都覺得她唱歌很難聽,所以她一直不解為什麼大家都對她很壞。其實這部片是有劇本的,片中的歌也真的是我自己唱的,其實那是一首法國很紅的歌,因此我覺得難處不是在劇本的地方,而是在歌詞的地方。最有趣的是,這部是在杜篤之老師那邊配音的,同時期也在配《匿名遊戲》的音,剛好這首歌要重唱,因此全工作室的人,一天差不多有六小時以上,全都在聽我唱這首歌!

 

 

Q6:請問《宇宙歌女》為什麼要用黑白方式呈現?

A6:(張榕容)我不知道!應該是六、七年代的關係,但這部份可能要問導演。

 

 

Q7:這幾部作品,好像都有運用學校資源,可以談談這部份嗎?

A7:(賴孟傑)關於《恐懼屋》的製作,李啟源導演其實是我的老師。在拿到文建會輔助之後,跟老師就有進一步溝通與合作。因為從北藝大畢業很困難,所以他只能算是其中一部作品,還不到畢業製作的程度,但還是盡心盡力在製作,並跟很好的演員合作,有一個很好的工作團隊,其實這也是我在北藝大的第二部作品。

 

A7:(游智涵)我們最大的資源,就是好朋友跟同學,一同完成了這部畢業製作。

 

A7:(丘昀)總而言之,這就是部畢業製作,我們一個人投了三萬多快四萬,加上文建會有申請到一筆錢,但會花這麼多錢,就像大家看到片中的那座橋,光是拍攝過程就花了將近二十萬,而我們的器材也不是跟學校借的,還是另外去外租的。所以我們雖然有用到學校資源,但其實最大的資源真的就是好朋友,片中三十位工作人員,其實只有十三位畢業生,其他全是義氣相挺。

 

A7:(徐漢強)《匿名遊戲》就如剛剛說的,本來就是一件很特殊的案子。是由世新大學當時的廣電系主任齊隆壬老師提出,希望集合所有學生來拍一部片子,剛好那時後我在寫這個劇本,因此就找上我。這部片在製作過程當中,還獲得很多有在學校兼課的業界老師來協助,學校也出了大部份的資金。

 

★★延伸閱讀看更多★★

《台北電影獎劇情短片2》影片介紹

創作者介紹

tiff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