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班嫁給我》Tulpan

Tong-Yi Kuo2009台北電影節部落格達人)

 

         在庫頁島當水兵退伍之後,Askhat一心想有自己的一片田地,不像他那個討厭都市人又怨嘆養羊難過的姐夫OndasAskhat總夢想著有了自己的牧場會有多快樂,連怎麼經營他都想好了:要太陽能、要高檔帳篷,還要有一個老婆-對了,老婆這件事尤其重要,因為負責分牧地的牧主說有家庭才可以派地給他養羊,就像姐夫有了姐姐Samal之後,可以成家立業。

         不過方圓百里,好像只有一個叫Tulpan的姑娘和他年紀相當,所以Ondas帶著Askhat,還有他當貨車手的好朋友,去Tulpan家提親,不知道是想去都市工作的Tulpan看不上大耳朵的莊傢漢,還是女方爸媽嫌男生太醜太雜唸,提親好幾次都被回絕了。說也有趣,幾次提親,Askhat從沒看過Tulpan的長相,頂多偶然看到縫隙裡的Tulpan,只知道女生其實一直都在偷看他,但是Askhat卻對Tulpan越看越著迷,越看越覺得她是他的真命天女。不過,想著想著,Askhat開始忘記了,自己是不是真的準備好了當一個牧羊人,那個本來是他最想做的工作。

         代表哈薩克參加09年奧斯卡外語片的《圖班嫁給我》(Tulpan, 2008)算的上是一部角色關係簡單,但也極富韻味的草原夢想紀事。Sergei Dvortsevoy觀察入微的故事處理以及輕快不失穩健的敘事筆觸處理下,觀看起來不只令人莞爾,更讓人覺得在城市文明之外的草原生活,其實有著一樣的夢想生活著:一樣容易期望、容易迷失,重點是你是不是真的知道自己夢的是什麼。

         這部電影用很寫實的表演方式,加上導演細心準備的場面調度,將Ondas一家人的生活以及Askhat與各角色間的互動拍的十分自然,同時又具有寓意,對我來說,雖然本片的主要場景是在草原,但是總是不停地還現在成為主流的城市文化做對照。不管是角色對都市(生活與人)的態度,對比游牧家庭在草原看天吃飯的無奈與片中男性那股淡淡的憤世:Ondas看不起去大城市當過兵,卻在牧場連接生都不敢的Askhat,而Askhat又覺得姐夫很煩,只會把他當累贅,都不理解其實他很想做一個傑出的(現代化)農夫。生活都在這片大漠,但是心情卻總受著心中那個看不到的都市影響。

       Tulpan
在故事中的存在(同時又不存在,因為整部片從角色到我們觀眾,都沒有人看到Tulpan的全貌),不只代表一種感受得到但又不具體的夢想,這樣的夢想或許更來自當代城市文明行程的核心∕邊陲關係之下,一種來自生活比較下的不自覺想望。這樣子的不自覺,不只在Askhat身上看得到,在討厭都市人生活,卻老是要大兒子聽新聞報告給他聽的Ondas,也可以感覺到游牧人對都市文明的又愛又恨。這樣的想望,總會令人對現況不滿,對生活厭煩,但是故事到了後來,讓主角透過一次不得不的幫母羊接生,開始真正地體會自己的生活,也提供角色與觀眾另一個更腳踏實地的人生理解。

         另外,片子裡對女性在游牧家庭中的位置與待遇,也描寫得很有趣。Askhat的姊姊Samal辛苦持家,聽老公的話,叫愛唱歌的女兒別唱歌煩爸爸(儘管Samal也是十分喜歡唱歌的人),但是她還是會在適當的時機讓女兒唱給爸爸聽,在家人、弟弟之間,他代表的女性其實家庭關係的最穩定力量,而且是有點主動的那種,這樣的角色在傳統的男女地位之外,散發出一絲絲現代化的女性思維。

         或許我解讀這部影片的角度有點過度想像又嚴肅了點,但這不代表這部得獎影片不是一部容易消化的feel good電影。事實上,導演處理影片中呈現的游牧家庭生活,大部分都十分有趣、自然又輕鬆。演員從小孩到老人,台詞與表演,都兼具一定的幽默與思考空間。至少你看完這部電影,相信不會覺得草原荒漠是個很無趣的地方,因為那裡還有這樣一個真正體會了樂天知命的家庭,生活在其中。

 

本文引用自「abre Los ojos

《圖班嫁給我》影片介紹

創作者介紹

tiff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