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06_Meet the Head of Juan Perez_02.jpg

小智

         為什麼是墨西哥?墨西哥電影究竟能給觀眾什麼?

 

 

         就地理位置來說,墨西哥位於美國之南,面對北方鄰國的強大電影產業,墨西哥電影同樣載浮載沉,一度失去既有市場。歷經40年代的繁花盛開,接著社會動盪持續影響國內電影產業,另方面製片公司更向「錢」看齊,於60年代攝製一系列低成本商業電影,內容不僅粗製濫造,影像更毫無藝術感可言。雖得底層人民喜愛,卻也難登大雅之堂。

 

 

         幸虧日後國家領導人的更迭,讓電影產業能有國家支持作為後盾,以致市場不再受到製片公司壟斷,並放寬對影片題材之限制。墨西哥電影的品質遂漸漸提升,也讓影片能有更多機會打進國際,增加市場之能見度,於是進入所謂的「新電影」時期。一部由亞歷山卓尤杜洛斯基 (Alejandro Jodorowsky) 執導的《鼹鼠》(El Topo),即是該時期的精采佳作。片中充滿超現實的怪誕情節,以及驚悚的駭人血腥場面,雖說讓自命清高的觀眾敬而遠之,卻也讓披頭四主唱約翰藍儂(John Lennon) 愛得要命,將影片引進美國作午夜院線放映,讓它成為日後Cult片的經典之作。

 

 

          一年一度的台北電影節,總是不遺餘力引進各國精采影片,讓每位影迷看到平常所看不到的異國佳作。本屆就有多部來自墨西哥的電影,對我來說,「魔幻」及「多變」都是該國影片的最佳形容詞。在本文當中,率先介紹幾部墨西哥電影,來給各位影痴嚐鮮。

 

 

 

 

 

冷冽的孤寂《我的寂寞花園》(Parque Via)


       
甫獲盧卡諾國際電影節金豹獎的《我的寂寞花園》,好似一場駭人聽聞的社會事件。故事講述一位離群索居的老人,鎮日守護在他曾當管家的豪宅內,每天將屋子打掃得窗明几淨,過著一成不變的人生。唯有兩位女性,能讓他的生活稍微產生漣漪,一位是屋主,另位是妓女;一個有恩於他,另個短暫曖昧。然而有天豪宅終將出售,他該何去何從?離開?抑或設法留在專屬自己的家園裡面?

本片雖是墨西哥出品,但卻深具北歐電影一貫壓抑的冷調氣息,不僅反映角色之間的階級差距,更透過劇情的層層解構,重組人與人之間即若離的矛盾感情。導演安歷奎.瑞維洛 (Enrique River) 讓男主角持續觀賞電視新聞,透過殘暴的新聞內容,旁敲側擊墨西哥當地社會亂象,輔以大量長鏡頭跟拍,讓攝影機靜靜捕捉男主角的情緒及行為。看似有點無趣,但如果您靜下來慢慢體會角色的心境轉移,等影片發展到最後,您一定會被他所做出的行為給震懾到。頗耐玩味的結局畫面,既是諷刺,卻也悲情,令人心情為之凝重。



罪惡的靈魂《煉獄三重奏》(Purgatory)


      
導演羅伯托.羅金 (Roberto Rochin) 試圖在《煉獄之城》當中,顛覆人們對世俗的價值觀。以強烈的批判色彩,強調人人都是罪人,世界幾近悲慘,唯有在如同煉獄般的真實世界洗滌罪惡,才得以釋放靈魂,覓得一份安居之所。導演不僅將澎湃的激情,與匪夷所思的幻想相互糾結,更以詭譎異色的筆調,呈現夢境般虛實難辨的魑魅魍魎。除了對「天國」傳達熱切渴望之外,更也將人們潛意識底層的恐懼,給深深挖掘出來。

 

 

         影片由三段短篇構成,每段都令人不寒而慄,簡直就像在短時間內做了三場惡夢。讓我印象最深刻的,莫過是該片前衛的表現手法,透過魔幻寫實的影像風格,混雜大量基督教意象,以及神秘的宗教隱喻,讓「毀滅」成為全片不斷重複的主題,「孤獨」成為貫串全片的重要概念。從人物內心,以及時空刻畫都可窺出其抑鬱軌跡,充滿寂寞、悲傷、懺悔,以及隱諱的暴力。導演並運用大量黑白畫面,營造復古電影的懷舊質地,輔以節制的打光,以及神乎其技的色彩變化,讓影像得到更多的表現可能,令人印象深刻。



戲謔的魔幻《好戲開鍘》(Meet Juan Perez Head)

      
比起前面兩部較為陰鬱、悲情的墨西哥電影,艾米里歐.波特斯 (Emilio Portes)執導的《好戲開鍘》則一反其道,藉由新穎的劇情,以及可愛的電腦動畫,構築出一個充滿光線,並且五彩繽紛的影像世界。全片台詞很多、很聒噪、節奏很快,總之不會讓您看到昏昏欲睡就對!

 

 

         影片以一顆現剖超新鮮的頭顱開始,透過這顆無辜頭顱的自我剖析,娓娓道出主人翁在馬戲團的荒謬事蹟。鮮血狂流不打緊,笑料蔓延真正High,聽來雖很聳動,但內容卻一點都不驚悚。以那高反差的異想情節,搭配戲謔的誇張人物,極度刺激想像,精采無以附加,絕對是幽默且不失親切感的魔幻喜劇佳作。

 

(本文作者為【小智的電強迫症】部落格格主)

 

 

 

創作者介紹

tiff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