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渺渺》Miao Miao

 

 

時間:2009/07/08(三)21:30

地點:新光影城二廳

紀錄:嘻嘻哈哈C小編

 

 

Q1:(主持人)這是孝澤的第一部電影,請想問孝澤第一次當導演,要如何處理這樣一個青春的成長氛圍,一個很美麗的氛圍?

A1:(程孝澤)其實不是第一次當導演啊,之前有拍過,短片也有拍過人生劇展。

 

 

Q2:(主持人)那長片是第一次嗎?

A2:(程孝澤)其實我之前常說,拍這個故事,男女主角給我的東西,其實比我給他們的還要多,因為在現場,女孩子的互動,很多東西都是她們即興創造出來的。男生的部份,小偉自己也很有經驗,所以拍攝現場都有很多互動和討論,小偉也會有很多意見。

 

 

Q3:(主持人)所以女生之間很細膩的東西,她們給你很多靈感?

A3:(程孝澤)開拍之前,就跟榕容和佳嬿花很多時間去研究這個角色,要她們從出生到十八歲,把這個角色給建立起來,所以現場如果臨時要改什麼,她們都可以照著這個角色,也就是她們的想像去把它表現出來。

 

 

Q4:(主持人)因為范植偉是這幾年台灣電影的當家小生,那這次演這個片子,從導演到其他演員,應該都比你資淺,那在這樣的一個團隊裡,你是怎樣去演你這個戲的?

A4:(范植偉)要注意,不要被人家說大頭症

 

 

Q5:(主持人)哈哈哈哈!那這裡面有沒有什麼難度?因為角色看起來,相較你以前的表現,好像很簡單:被女生暗戀,然後自己有一些過去。可是內心處於個糾結跟掙扎應該也滿多的,你怎樣處理這樣一個角色?

A6:(范植偉)我覺得這個劇本對我來說,其實滿無聊的。一開始我不打算演出,我就跟公司說,我不想演,但公司就希望說:「唉呀!你演部戲啦,這…不演,幹麻呢?」所以就好囉!演出囉!所以也很認真投入啦。無論演出前的決定是什麼,但決定去做,就是要百分百投入。

 

 

Q6:(主持人)可是你現在應該很驕傲你演了這部電影啊!因為這是一部很好的電影!

A6:(范植偉)當然,當然。

 

 

(主持人)哈哈哈哈!

(范植偉)呵呵呵呵!

(主持人)現在把時間交給現場觀眾,請發問!

 

 

Q7:為什麼把小貝設定成男生?因為一開始還沒透露全名的時候,會誤以為是女孩子。還有中間穿插小王子的對話,我不太懂這部份的連結,感覺有點突兀,導演請可以解釋一下嗎?

A7:(程孝澤)貝貝是監製那時候的提議,本來我們沒有要著墨那一塊。一開始的設定,我也理所當然以為貝貝是女生,後來監製提議,才讓我把整個事情圓了起來。因為在原先的故事裡面,渺渺喜歡陳飛,是一個女生對男生最平常的那種愛戀,那小璦對渺渺,從同學朋友的喜歡,到漸漸喜歡越來越多,也未必說一定是女同志。我那時念高中,高中女生之間的感情就是很青澀,就像大家一起手牽手去洗手間那樣。我一直很好奇為什麼高中女生都可以這麼好?那時還以為大家都是女同志。後來我才知道,女生之間的感情好就是好,就是朋友,我覺得那是很細膩的,就是你喜歡就是喜歡,就是全心去愛。很多人都覺得同志片很噁心,但如果只說愛情這個部份,那不論是男生還是女生,當你在愛的時候,就會有這種感動。我不會特別去強調同志這個部份,只想要拍我想說的東西,所以就變成現在這樣了。

 

 

Q8:延續剛才的問題,剛說劇本先出來,那是不是因為男男的緣故,所以就想到范植偉?

A8(程孝澤)完全不是,當時說貝貝是男生,就擔心會有如此聯想,但因為這男生是補的,本來要讓大家想像,但因為有點撐不起這個故事,所以就和監製講要加進這段。小王子的部份,是因為香港有個編劇叫Jimmy,他是《藍宇》的編劇,所以同志部份也是他寫出來的。小王子的故事,同志看到可能會覺得很有同志色彩,就是一個單純的男生,一個外星來的人,講「孤獨」這樣的東西。雖然它在法國是童書,但卻是在法國比聖經還要熱賣的童書,很多讀者都是大人,每次看完都有不同感覺,影片引用很多書中的對話,其實都在影設陳飛和貝貝,還有渺渺及小璦之間。

 

 

Q9片中關於「太陽的手」及「魚缸」,這是您的構想?還是真有這樣一個冷知識?另外有一個take,是<旅行的意義>的單曲,但為什麼不是demo版的,而是比較後期的版本?

A9(程孝澤)兩種我都聽過,當然演奏版是有演奏版的好聽,但不知道為什麼,從頭到尾就是比較喜歡後面的版本,就是比較豐富。可能是先聽了比較後面的版本,光聽到比較高潮的部份,我就快哭了。雖然我也聽過原先的版本,但還是沒有選擇要用。魚缸是原本女編劇寫的,是不是冷知識可能要問她,但太陽的手是我加的,也覺得這蠻有意義。我認識的女生,她們月經來的時候會肚子痛,然後就喜歡熱熱的石頭,說放了會比較好,所以當我在寫這個故事的時候,就想到這個,就是他們之間的關係,可以從手的溫度,去延伸到情感的溫度,一直到後來的蛋糕,都有這樣的設計,把它延伸起來。

 

 

Q10:請導演談談這個片子的音樂?有原聲帶發行的計劃嗎?

A10(程孝澤)影片本來要講過去搖滾的東西,像是台灣某些年代的一些流行歌曲,但因為版權問題所以就沒有辦法。後來跟做過許多配樂的李欣芸老師討論,可以做出一張能讓你在車上放的原聲帶,從頭到尾都很好聽。我認為商業電影的配樂,要可以達到這樣的功能,所以當時在做的時候,我們有設計渺渺的主題、小璦的主題、陳飛的主題等等,每一個都有每一個的主題,而在不同時候出現。所以如果能出原聲帶,就會有這樣的樣子。

 

還有<Get Together>這首歌,當時有兩個想法,第一就是從頭到尾都不要讓它出現,再來就是讓它在跑步那邊出現,最後我們選擇在Roll字的地方出來,所以觀眾如果太早離場,可能就聽不到了。但後來<Get Together>得到金馬獎最佳主題曲,其實它真的就是為這個故事所做出來的。

 

 

Q11為什麼決定在台北拍這個故事?

A11(程孝澤)為…我們的錢只夠在台北拍。因為我最熟悉台北,這是最簡單的一個原因,其實有想過到台中或是哪裡,但真的就比較熟悉台北,不管是火車還是什麼,裡面所有的東西,符號都是我很熟悉的,像是拍景美女中,是因為我以前的女朋友就念景美女中,校慶的時候也去過她們的學校。當時在堪景的時候,就去那個地方,我希望那是一個老舊的學校,也希望有回憶的感覺。對我來說,她們的故事,其實就是一個回憶的故事,很多我在片中放的美學符號,都其實有想要隱含這個部份,所以景美就剛好符合這個條件,也因此就選在台北。

 

 

Q12:為什麼會設計日本的交換學生?

A12(程孝澤)編劇一開始就有寫到,我也想過為什麼要用日本,後來我想到一個能夠說服我的原因。這個故事的背景,就是無法被切割的,像我媽媽叫富子,她其實就是用日本名字,在她那個年代,其實有很多歷史的記憶,我也強調這是一個講回憶的故事,所以對渺渺來說,她記憶裡面的奶奶,或是奶奶記憶裡的那個過去,都跟她們的自身背景有很大關係。所以奶奶當然會想到過去台灣被割讓,有一些日本歌或是那樣的感覺,所以日本歌也是那樣來的。

 

 

Q13:從影片發行的時間來看,這跟《海角七號》的那位日本公關有什麼關聯?

A13(程孝澤)那得去問魏導有沒有參考我。喔沒有!我們太早了!真的是太早了!更何況誰會知道誰的案子?所以這真的是巧合,《渺渺》的輔導金很早就申請過了,所以我認為這是沒有關聯的。

 

 

Q14:想請問范植偉,他剛說他不是很喜歡這個劇本,那他喜歡怎樣類型的劇本?想呈現給觀眾怎樣的自己?

A14范植偉我覺得演員要能夠被滿足,在表演的時候,戲份多寡無所謂,可是角色層次要豐富。如果角色只有一種調性的時候,那就太無聊了。

 

 

Q15:導演剛才提到回憶的部份,其實關於陳飛和貝貝的回憶,有點像是插敘或倒敘,但渺渺的故事就是順序,想問這樣安排的原因?

A15(程孝澤)因為回憶是跳躍式的,不完全純倒敘,對我來說,人的回憶本來就是很亂的。本來我有一個剪法,是渺渺和小璦的故事也一起在跳,但觀眾看起來就可能會很吃力,所以只讓陳飛和貝貝的回憶用跳的。但我想讓觀眾去抓那樣的感覺,如果兩個都正敘也沒意思,反正我都會用特別的方式去呈現回憶,不論剪接或是攝影,也有特別去做不一樣的調光。

 

 

Q16:第二次成功的烘焙蛋糕,上面是果醬嗎?一般在烤箱裡應該不會有果醬吧?

A16(程孝澤)蛋糕確實是個問題,拍的時候是一個酪梨派,我們只跟蛋糕老師說好要這樣一個派,但沒有事先看過,只跟老師說這很重要,老師也說沒問題,但後來要拍的時候其實有點傻眼。果醬的地方,是一個乾乾的酪梨派,切片其實很不好看,後來在緊急情況之下,就塗得紅紅的,想說鏡頭這麼短…。當然導演永遠可以想出解釋的方法,就是她雖然找到做東西的方法,但畢竟不是一個蛋糕達人,還是自High地在那邊做。所以可以給妳的解釋,就是她出來弄了果醬,只是我沒有拍到,諸如此類。但原因就只有這樣而已,真是不好意思。

 

★★延伸閱讀看更多★★

渺渺》影片介紹

創作者介紹

tiff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