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27-IMG_8110.jpg

 

 

時間:2009/07/06(一)21:00

地點:新光影城三廳

紀錄:烏黑柔亮甲小編

 

 

本文圖片為該單元6月27日映後QA之圖片

 

Q1:來談談每部短片的構思吧!

A1:(《跳格子》導演姜秀瓊)其實拖吊場、停車這個部分是我自己的親身經驗,想要藉由這部片,表達人際關係的美好想像與期盼,希望在這上面能有更不一樣的對待。

 

A1:(《台北異想之煙》導演李啟源)我覺得台灣是一個很吵雜的地方,不管是餐廳還是常看到的電視都是,所以我就跟公視說,如果要我拍,我就要拍一個完全都不講話的。但後來還是在前面加了幾句話,但最早的劇本是沒有的。我和我爸爸平常也很少講話,但是我知道東方的父親不講話,不代表不關心孩子,所以我想用我了解的方式來拍這部片。

 

A1:(《麻糬》導演李中)一開始的創作理念,是因為常在公園看到那些外傭與老人,好奇他們互動的背後,一定有一個他們的世界。在都沒有人看到的地方,他們是以怎樣的方式在做互動,這個短片其實就是這樣開始的。

 

A1:(《跳格子》演員楊文文)這部片並非是我第一次演戲,我的第一部作品是《白色巨塔》,後來就比較常接公視人生劇展的東西。

 

A1:(《台北異想之煙》演員瑪靡)這是我第一次參與演出,覺得慕義兄是一個戲精!這部片我們沒有彩排過,當時只一起對過劇本,因為導演希望我們有比較即興的演出,所以就沒有給我們台詞。

 

 

Q2請問姜秀瓊導演,這是我第三次看《跳格子》,但看完三個版本,都沒有交代男主角腿斷的原因?

A2(姜秀瓊)從公視版本到電影版本,大概沉澱了一年的時間,然後又重新剪接,做杜比音效。我主要想呈現兩個都市邊緣的小人物,彼此給了一點溫暖,表面上看來就是一個暗戀的小品故事。但後來經過思考,如果多花篇幅去交待他為什麼腿斷,其實沒有太大意義。因為電影不是現實人生,那我還是取其精華,以及有必要的部份。

 

 

20090627-IMG_8121.jpg 

 

 

Q3《台北異想之煙》的配樂跟《亂青春》的配樂是一樣的,是不是有要跟《亂青春》作出連結呢?

A3(李啟源)這個問題是全世界第一個問我的問題,這位觀眾看得非常仔細。因為當初公視給的預算很少,所以另外再找配樂的話,可能會超出預算。

 

 

Q4《跳格子》以一個小小的事情,把關心和信任給建構出來,好奇導演透過何種方式,把這個東西給建構出來?

A4(姜秀瓊)我相信台北一定會有這樣的事情,這樣的人物,在做些為善不欲人知的事情。所以拍這部影片的時候,我盡量不要讓他太過偶像劇那種夢幻的方式,反而非常地收斂,希望觀眾看完之後,會相信這是一個寫實的故事。

 

 

20090627-IMG_8127.jpg 

 

 

Q5《台北異想之煙》的爸爸,就是一個很典型的台灣爸爸,有很多糾結、想法在心裡,但就是講不出來。因為我本身沒有抽菸的習慣,所以煙被點燃,甚至在傳遞的過程當中,代表的是哪種涵義?

A5(李啟源)片中三位人物,分別都在抽煙,我想這個煙在三人口中,都會有不同意義,我想看完之後應該不難體會。因為三個人都沒有對話,所以你沒有辦法透過對話來了解所有事情,你只能靠香煙傳遞的過程,來看他們三人的心情到底是怎樣。我想父親跟女兒打架的部份,沒有人會為了煙打架,煙是那麼渺小的東西,一定是煙背後存在什麼東西,而這部片就是在處理那個背後的東西。

 

 

Q6:觀賞《麻糬》的時候,整顆心都為之糾結。本來期待這部電影能把這樣的糾結給鬆開,確實看完之後是鬆開的,但還是會有嘆一口氣的感覺。想問導演設定最後幾幕的時候,是按照原本的設定嗎?還是有另外想表達的意義?

A6(李中)原先的劇本,外傭是有把老人救起來的。後來在拍的時候,我希望用一個很誠實的角度來看這樣子的處境。大家應該希望最後能有好結局,但我覺得這並不是一個誠懇的表現。開拍的時候,我告訴演員要做自己的決定,不一定要照劇本。我覺得表現出來的這個東西,是比較沉重的,但卻並非是批判,而是誠懇。

 

 

20090627-IMG_8149.jpg 

 

 

Q7同一件事重複多次就會養成習慣,那想請問姜秀瓊導演,為什麼女主角去領車的時候,會有一種愉悅感?

A7:(姜秀瓊拖吊場的部分,女主角並不是愉悅,而是覺得抱歉。拖吊場的部分,可說是我的個人經驗。有一次我到拖吊場牽我的車,本來覺得很憤怒,但因為排隊隊伍很長,於是讓我放空,進而忘掉憤怒,也因為這樣給了我靈感。坐在窗口的收費小姐,她做這份工作是為了餬口,但卻要每天承受大家的怨氣。如果在這時候,有人沒有帶著怨氣去對待她,那她至少會是我一個關心跟有興趣的角色。如果拖吊車司機也願意把車子放慢一點,這也是我關心的角色,於是故事中的兩個人物,就這樣建立起來了。

 

 

Q8《台北異想之煙》裡面,父親對他女兒,尤其是兩人對視的時候讓人很感動。他們雖然沒有說話,但彼此就有交流到說要一起走下去。

A8:(瑪靡一開始的劇本,是父女兩人和解。在合抽一根菸的時候,兩人慢慢地和解,然後相視而笑。可是在最後,導演指示如果兩人覺得差不多了,覺得情緒平靜了,就可以相互對看,然後看該怎樣結束。當時我轉頭看爸爸,我看到他的眼睛,那一刻我突然覺得很抱歉,然後我們的Ending就變得很難過。的確,我們很多人在成長過程當中,可能會和父母有很多沉默而說不出口的愛。

 

A8:(李啟源最後,她們其實是抱在一起哭,可是對我來說太多了,所以我就選擇一個適當的場合,把它剪掉然後重換一個鏡頭。那時候剛好出現一道彩虹,所以就用那個鏡頭。如果說兩人真的抱在一起哭,我很難想像我和我爸爸抱在一起哭。

 

 

Q9(慎!內有劇情透漏):《麻糬》最後,兒子把麻糬塞到老先生的嘴巴,但外傭最後並沒有救他,如果那時候決定讓外傭去救他,結局的設定將會變成怎樣?另外,演員和導演一起討論的部分,也包含兒子塞麻糬到老先生的嘴巴嗎?

A9:(李中關於兒子塞麻糬,這絕對不是演員決定的,而是由我決定的。如果說結局變成另外一個結局,也不會是我想要的。我覺得現在講出來,也沒什麼意義,因為另一個可能性,已經在拍攝過程中消失了。

 

 

20090627-IMG_8184.jpg  

 

 

Q10請問李啟源導演,您最喜歡的日本導演是誰?

A10:(李啟源我最喜歡的日本導演,剛開始是小津安二郎,後來是北野武。

 

 

Q11《台北異想之煙》剛開始的時候,老先生走到站牌那邊,那個雲等了多久?

A11:(李啟源那個雲是特別選在颱風來的前一天去拍,所以雲會比較戲劇性一點。

 

 

Q12:請問各位導演,拍攝時有沒有遇到一些困難?還有導演對台灣電影有什麼期望?也希望導演們能提供一些看法給現在的學生?

A12:(姜秀瓊很開心這一兩年來,國片有那麼好的成績,也看到很多多元的創作,這是台灣電影的希望。

 

A12:(李啟源)每位導演都以不同的方式進入這個圈子,反正去拍就對了!

 

A12:(李中)我不太能回答這個問題,因為我也是一個滿嫩的導演,我能夠站在這裡,就代表台灣電影非常有希望,希望大家能夠支持國片!

 

★★延伸閱讀看更多★★

台北電影獎劇情短片3》影片介紹

創作者介紹

tiff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