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席之地》A Place of One`s Own

文∕鯊魚2009台北電影節部落格達人)

 

         在幽默中帶著一股強烈的諷刺,對當下台灣社會的環境有著深刻的體會、揭示與省思,電影所闡述的其實不是什麼深奧的道理,而是生活周遭每日可見的景況,只是它過於頻繁以致我們都容易忽略這些問題的存在。

         莫子(莫子儀飾演)是位有才氣卻不受到大眾賞識的音樂創作歌手,直到一次他意外身亡後,才引起社會大眾的注目而步上「梵谷」的後塵。小剛(唐振剛飾演)在房屋仲介打著發傳單的零工,父親林師傅(高捷飾演)從事紙紮的工作,擁有一身的好手藝卻不受到賞識,妻子阿月嬸(陸奕靜飾演)以替人看照墓地來貼補家用,在這微薄的經濟收入下林師傅卻急需要一大筆開刀費。在這人吃人的競爭社會底下這群底層人物又該何去何從?

         在資本發達的時代,M型社會的發展也日趨成熟,在功利追求底下位居上層階級的得利者仍在用盡各種手段,從低下層人民的生活中榨取更多的財富與資源。片中最明顯的刻劃便在於林師傅一家人位了籌醫藥費,阿月嬸不惜向黑道借錢,並瞞著丈夫同意黑道將林師傅原本要做給自己的「豪華紙紮住所」給搬到自己所開的金寶塔前展示,兒子小剛則與一位富裕的室內設計師達成協議,將自家這風水寶地轉賣給他,並到城市中買了一棟公寓。一直被蒙在鼓裡林師傅出院後才逐漸知曉真相,卻也無力挽回。在此導演運用了「虛」與「實」做了諷刺性的處理,在現實的社會中林師傅的土地在無奈下被轉賣,在虛(死後的世界)的一面,連自己精心打造的紙紮房也被剝奪。在這經濟強權的社會體制下,低下層的人只能在夾縫中求生存,當現實生活的土地被取走後,連死後的空間也被資本計算下的利益給收編,導演利用這對比再現出這社會世態可悲的一面,而林師傅的「豪華紙紮住所」也是個尖銳的諷刺,生前他沒有辦法過好日子的生活,連土地都將被收購,所以他只有將對現實生活的渴望轉移到紙紮房屋上,打造了精緻豪華的住所,換句話說在現世無法滿足的心理空缺,只有到死後再去尋找。

         儘管林師傅一家人的處境悲慘,但至少他們來到城市尚有一棟公寓可居住,這對比了這棟公寓的前屋主莫子,他一直過著不得志的樂團生活,並欠下大筆債務,最後房間遭到法拍,當林師傅一家人來接手後他只有流浪街頭。所以從中可以看出導演所安排的層層遞減的對比,一位家境富裕的設計師,他廉價買下看似破舊的房子再重新設計後高價賣出,然後是被迫遷離的林師傅一家,再到流落街頭的莫子。展現出一個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的社會生態。但在此需注意的是林師傅在搬到新公寓前仍讓莫子繼續居住,表現出低下層對彼此的援助。就這援助的觀點再來看,富裕設計師跟小剛的交易中,並非是霸權勢的壓榨,他也幫忙了小剛賣出第一棟房子,並且和他達成協議,保證他日後的業績,由此可看出導演的細膩度,階級雖然是處理對立的位置,但人性間的互動是極其複雜的關係,而非黑白好壞的二元對立。

         導演對莫子角色的處理,同樣是對資本社會下汲汲於利追逐的諷刺,莫子生前的音樂乏人問津,死後才因議題的炒作而大紅大紫,這也是一種虛與實的對比關係,在現實中的落魄與死後的轟動,而這轟動也是媒體在經濟利益與噱頭底下所造成的。

         莫子死後帶來了大量的經濟商機,但同樣更低下一層來看,有人連過逝後都無法安心投胎,還擔憂著人世間的問題,即三鶯部落的遷拆問題。阿月嬸有著與「好兄弟」溝通的能力,她掃墓的顧客之中,一位鬼魂的太太是三鶯的居民,面臨政府強制遷拆的命運,於是他早晚都央求阿月嬸幫忙,最後告訴她自己生前的一個竊取銀行的計劃,他希望阿月嬸幫自己完成這工作並將錢送到部落的妻子,好讓她能買棟新房。這極富創意的意念更是對政府的缺失做出了控訴,不只是生活的居民在抗議,連死者都無法安心!

         全片帶著些許幽默感的歡笑與社會描繪的心酸,對我們當下的生活景況有著敏銳的關注與闡釋。在去年女性影展上的一部作品《我的人魚女友》The Mermaid 2007)其中的男主角經營著售賣月球的土地為業!當現實世界的土地都被爭奪一空後、當線上虛擬遊戲中的土地與身份變賣而成平民後,我們的下一步是不是開始覬覦地球以外的世界!

 

本文引用自「八又幾分之幾的影思

一席之地》電影介紹 

創作者介紹

tiff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