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遙遠的愛》The Unreachable Love

 

 

時間:2009/07/07(二)15:50

地點:新光影城三廳

紀錄:QA快手尹小編

 

 

Q1:影片完成差不多一年了,之後還有跟片中人物保持聯絡嗎?

A1:有。片中會畫畫的媽媽,上星期才在自己家開了個人畫展,片中幾位朋友也因此有個小聚會。另外,開民宿的媽媽,現在也開始經營投幣卡拉OK,我也有到她的店裡去唱歌。雖然她們都有一些變化,但變化最驚人的,莫過是片中某位媽媽的大兒子。這一年當中,他除了會跟爸爸發生衝突、蹺家之外,還偷開他爸的車而將人給撞傷,甚至更組了幫派。我記得前年看到他的時候,我自己也嚇了一跳,他整個人很瘦很黑、頭髮顏色很多,連他媽媽都不太敢讓他回家,怕他朋友跟著一起回家,所以連鑰匙都不敢給他,所以就在外面流落街頭整整一年。後來發生一件很嚴重的事情,就是他去打人,結果被拘留在少年感化院三個星期。不過等他出來以後,他整個人反而大逆轉,過去一年的暴戾之氣都化掉了。因為他覺得失去自由真的很可怕,上星期看到他的時候,已經長得更大而且更穩重,現在還準備要再復學了。

 

 

Q2:有三個問題請教導演。首先關於配樂使用,是先找好音樂?還是拍完後才挑選音樂?而且為什麼要用亂彈阿翔的歌?另外,想請問導演在拍攝過程當中,有特別去設計畫面嗎?像是海邊的部份。第三個問題則是關於後製,由於有大量的拍攝素材,所以導演是邊拍邊去構想?還是後製的時候才開始構想?

A2:這位觀眾應該也要拍紀錄片吧?!關於第一個問題,由於我之前的《棠、馬沙與珊瑚》是拍攝搖滾題材,是一場海洋音樂祭,所以當時就很喜歡亂彈的音樂。我在剪接時會聽很多音樂,但心中總有一個想要的音樂類型,我覺得這樣的家庭,其實是很搖滾的,就是會有想要吶喊的感覺,於是亂彈阿翔的聲音,就會讓我有這種感覺。於是等我快要剪完的時候,就開始狂聽阿翔的音樂。基本上,阿翔的音樂很符合我內在想要講的東西,鋼琴部份則找林俊傑的音樂。其實我聽他的音樂也很久了,覺得他的音樂很有故事性,因此就把它用進來。其實是一邊剪一邊用,但加上平常就有聽很多音樂,所以在剪的時候,覺得某些音樂很適合,就會放進片中了。

 

關於畫面設計,其實我並沒有去設計,大概就是跟著她們的生活走。不過拍攝當下會有感覺,但談不上是設計。如果真的要說設計,就是在剪接的時候,會將素材做一個故事性的組合,於是拍攝便分成兩個層次:拍攝過程當中,雖然不確定會怎樣使用剪接素材,但會根據拍攝當下的感覺,去多拍一些空景。像我看到月亮的時候,就會想到跟誰的故事很像,於是就先拍下來,等剪接時覺得這顆鏡頭可以使用,再行放入。所以像她去海邊的部份,就是先跟著她去海邊,並強迫自己思考被拍攝者在這個空間,賦予我怎樣的感受。

 

至於剪接部分,由於過去在製作公司待過,當時便受過非常嚴謹的訓練,因此自己在做紀錄片,就會非常仔細去順場,包含訪問、現場細節等等都會詳細紀錄。透過這些順場,去思考你到底看到了什麼,或是想到了什麼,再隨著事件發展,看哪些東西沒有拍到。原先構思的大綱是基底,但藉由順場的整理,去想故事該要怎樣說。這部片是法律扶助基金會出資,在提案之後,也是以邊拍邊募款的方式完成拍攝,主要是想讓婚暴婦女觀賞,也因此會有很多人覺得是部宣導片。

 

 

Q3謝謝本片辛苦的工作人員!剛才導演談到紀錄片是紀錄真實現況,也表示宣導的重要。在此我想附和導演的看法,有些家暴事件要做家族治療,還有一些精神醫療。此外,這些事件的預防工作,不只是針對志工,更需要教育社會大眾。因此這些紀錄工作者就很重要,社會工作者加油!導演加油!

A3:謝謝!我相信紀錄片可以改變社會,因此社會議題方面的紀錄片,在台灣是非常需要的。每當這樣的紀錄片一出來,不只這四位婦女的處境會改變,甚至可以擴散到每個人。因為看過的觀眾,會有些基礎知識,會去幫助這些需要幫助的朋友,或是再去跟他人做分享。

 

 

Q4:導演說到這部片有宣導意味,在法界及婦女關懷團體有很大迴響。但片中的四位施暴者,他們是否有看過呢?有做出怎樣的回應呢?

A4:沒有,應該是說沒有機會讓他們看到。針對這些婦女,我會去尊重她們,在她們同意之下進行拍攝。片中這些被紀錄者的先生,甚至還不知道她們有參與本片拍攝,因此片中頂多出現被紀錄者先生的聲音。但本片在各場放映之後,也獲得許多媽媽的迴響及感謝,因為這些人也都碰到類似事情,不過親戚朋友全都不知道,於是她們藉由這部片子,跟這些親戚朋友說明她們所度過的日子。雖然我自承少了男性部份的辨證,公正性將有待商確,但由於一方面站在婦女立場,一方面因為自己是獨立拍攝,所以也沒這麼多心力去顧及這個部份。

 

 

Q5:導演拍完本片之後,覺得家暴可以預防嗎?因為身邊的朋友,跟片中的個案很類似,不知道該怎樣去提醒她?

A5:這部份有兩個層次。年輕朋友在交男女朋友的時候,必須多去觀察對方,從結交當下,就要去瞭解他是否有失控行為,甚至結婚前就要到對方家中去看看,看對方是如何對待父母或是兄弟姊妹。第二就是「社會教育」的部份,因為就我觀察,台灣男性的沙文主義很強,尤其在「家的價值」方面,通常主導權都只能有一個人。從中可以預防自己日後的婚姻是否會有暴力,也可以試著搭配一些社會教育課程來作改善。若您的朋友真的遇到類似情況,就是建議對方分開,或是設法讓對方再多看清一些吧!人性其實很複雜,導致婚姻關係也變得很複雜。經過統計,在受暴家庭中長大的孩子,日後成為施暴者的機率很高,因此預防家暴事件的發生,確實有其必要!

 

★★延伸閱讀看更多★★

最遙遠的愛》影片介紹

創作者介紹

tiff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