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04-IMG_1152.jpg

 

 

時間:2009/07/04(六)14:00

地點:中山堂中正廳

紀錄:很想吃冰智大

 

 

進入台北電影節的第二個週末假期,燥熱的天氣,烏雲遮蔽了大半藍天,似乎蠢蠢欲動想要來襲。忙碌的西門町,依舊湧入大批年輕族群,但在古色古香的中山堂裡,可正熱鬧舉行《曖昧》的台灣首映會呢!德國女導演莫卡.楚特(Monika Treut),協同攝影師、演員胡婷婷、柯奐如、高捷、製片簡麗芬、李耀華,以及公共電視代表等人出席首映,製作團隊大批陣仗現身首映會場,讓現場星光熠熠、熱鬧非凡。以下為該場映後QA的速寫紀錄,提供未能到場參與首映的朋友們,一起來感受現場實況…。

 

 

導演前言:

非常感謝德國文化中心的幫助!這是台德共同合製電影,能夠拍攝完成非常地不容易,也希望日後能有更多跨國合作的機會。這是關於「失去摯愛」的故事,並涉及跨文化議題,將會是很多人共通的文化經驗,也同樣是這部電影所想傳達的觀點之一。影片在柏林影展進行世界首映,也已經去過許多國家參展,今天則是台灣地區的首映,並會在日後於院線作商業放映,請大家屆時多多支持!台灣有許多優秀演員,像是胡婷婷、柯奐如、高捷,而且在台灣進行拍攝工作,也是非常愉快的經驗。

 

 

Q1:請問導演以前來過台灣嗎?怎麼會對台灣的風土民情如此熟悉?

A1(導演)

我常來台灣,也在台灣拍過電影,像是紀錄片《母老虎飛飛飛》。在台灣的工作過程當中,我對這個地方感到非常好奇,也是個愉快的工作過程。

 

 

20090704-IMG_1104.jpg 

 

 

Q2(慎!內有劇情):導演最後讓湄黎出現,而不是讓其他角色出現,請問有什麼特殊想要表達的意義嗎?

A2(導演):

這其實是東西文化上的區別。東方人講「輪迴」,但在西方世界當中,如果愛人逝去,則會有另外的人來作遞補。另一個說法,也可以是角色情感的投射,以開放式的劇情刻劃,讓每位觀眾都有不同的解讀性。

 

A2胡婷婷):

每次放映完畢,都會有觀眾問到類似問題,導演在拍攝過程當中,其實會盡量採取「留白」方式處理,不過我身為演員,就必須對劇情及背後的涵義更加理解,並為角色做出行動及決定,但重點是每位觀眾看片時,都將有不同的感覺。

 

 

20090704-IMG_1138.jpg  

 

 

Q3:請演員談談自己拍片時的經驗吧。

A3高捷):

其實我的戲份不多,但可以去漢堡拍片,讓我十分開心。很榮幸可以跟導演合作拍片,又可以工作兼旅遊,其實是非常輕鬆且愉快的表演經驗。

 

A3柯奐如):

這次的拍片經驗,其實跟出去玩不太一樣。感覺像是背負一種強烈的使命感,代表我的國家去國外拍片。一開始我確實花了很多時間,來安定自己的心理狀態,也因為對國外拍片狀況的不瞭解,所以時常處在自己嚇自己的狀態,也感謝導演的鼓勵,讓我逐漸敞開心胸。

 

A3胡婷婷):

感激拍片團隊,拍攝這部電影讓我成長很多,雖然我目前的表演作品並不多,但能夠在這邊進行放映,讓我覺得非常榮幸。

 

 

20090704-IMG_1187.jpg  

 

 

Q4:片中有對老夫妻,導演讓他們出現兩次,請問有什麼特殊意義嗎?

A4(導演):

老夫妻其實出現三次,他們就像一對引渡人,把對象從一個世界引至另一個世界,像是陰陽兩界的概念。

 

 

Q5:我曾去過漢堡,所以想請問攝影師,您把台北拍得很有特色,但相對就把漢堡拍得有些樸實,想請問這部份有刻意去著墨嗎?

A5(攝影師):

您真的這樣想嗎?由於我之前拍攝紀錄片,以這樣的經驗,感覺台北跟漢堡兩地存在許多差異。漢堡比較冷清,台北則是人很多、很有活力,所以也想藉由本片傳達台北的生命力。

 

 

20090704-IMG_1201.jpg 

 

 

Q6:請問為什麼想選台灣來作拍攝?也想請問導演的台灣經驗?

A6(導演):

台北電影節策展人曾在2002年策劃女性影展,當時就特別邀請我蒞臨台灣。在幾個星期的停留當中,台灣給了我非常多驚喜,所以之後就常來這邊拍片。由於我拍片預算較低,而且在台灣拍片速度很快,機動性也很強,像是我臨時想更換道具,道具很快就會出現在我眼前。不過在德國拍片,就得要等好一段時間,這是我比較深刻的經驗。

 

★★延伸閱讀看更多★★

《曖昧》影片介紹

本場次映後QA花絮相簿

創作者介紹

tiff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