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N LOLA RUN 03.jpg

文∕lyo2009台北電影節部落格達人)

 

         由有「德國盧貝松」之稱的新銳導演-湯姆提克威(Tom Tykwe)編導、配樂,得獎無數的《蘿拉快跑》,不但被譽為德國影史上最棒的電影,也是當年德國最賣座的電影。雖然是1998年的舊片,但拜今年台北電影節以德國為主題之賜,我終於得以在大螢幕觀賞到這部名片,實在是一大收獲。

        看這部片精神需要保持在最佳狀態,因為節奏明快、劇情緊湊,許多關鍵畫面一閃而逝,又有三段相類似的劇情出現,不聚精會神地看,很容易就會錯過重要線索。而就算觀看時毫不鬆懈,不到最後一刻,也不會看出這部片的精華所在,因此它可說是後勁無窮、值得深思、應該多看幾遍的好電影。


         故事說起來很簡單/單純,頂著一頭鮮豔紅髮的蘿拉,由於一連串偶發事件,沒有照約定接到男友曼尼,以致曼尼把要交給黑道老大的十萬馬克忘在地鐵上,被流浪漢撿走了。如果曼尼沒在十二點前(也就是二十分鐘後)湊到十萬馬克,他不是狗急跳牆去搶超商,就是被黑道老大幹掉。


         看到這裡,任誰都會認為故事重心是蘿拉如何在短時間內湊得十萬馬克?這對情人最後能不能安全解除危機?某程度來講,這的確是貫串電影的懸念,卻不是真正的重點。電影其實是在這樣的背景下,透過電玩不斷重來的情境,呈現所有事件與人物間環環相扣、牽一髮而動全身的關係,探討「盡人事聽天命」還是「試圖掌控命運」的選擇所帶來的結果。


         導演一開始就把故事設定為一場「90分鐘的遊戲」,一旦進展到某個階段,覺得結局差強人意,就擲硬幣重來一遍,使同樣情節上演到圓滿收場為止(正如電玩中每個關卡都是固定的,只看玩家怎麼修正應對方式,以順利闖關),因此我們看見的是蘿拉不斷修正自己的反應,直到如願以償的三種人生。
 

         既然片名叫《蘿拉快跑》,除了暗示有燃眉之急外,照字面意義解讀,當然就是蘿拉在跑。事實上,全片很大篇幅都是蘿拉跑步的情景。她從腦中當下浮現的名單中,選出任職銀行的老爸為求救對象,然後就為愛拚命向前衝,沒事先打電話預約、確認老爸行程,也沒考慮老爸會有什麼反應,正如所有瞻前不顧後的衝動年輕人一樣。


         在這段路程中,她與各形各色的人擦肩而過,有樓梯間牽狗的男孩、馬路上推嬰兒車的婦女、一群修女、騎腳踏車的男生、偷錢的流浪漢(大家看到這裡都忍不住驚叫出聲)、她爸爸的生意對象麥爾先生等;在銀行裡會遇到對她有意的警衛、正在影印的黑髮女郎、正在和情婦談話的老爸;離開銀行後,則會遇到救護車,及抬大片透明玻璃過馬路的工人。


         這部片最耐人尋味之處,就是蘿拉與他們的互動方式,及遇到他們的時間點(比較早或比較晚),竟會對他們所有人-包括蘿拉在內-接下來的人生造成重大改變(導演用快鏡頭簡單交代那些人之後的遭遇)。不提跟此事件無關的單純路人,就是牽涉其中的人也一樣。比如蘿拉開頭如果沒有被牽狗男孩絆住,就會害麥爾先生撞到黑道大哥的車,無法如期去銀行載走她父親;她就會當面被父親拒絕,最後不是陪曼尼搶超商就是憤而搶銀行。而蘿拉到達銀行的早晚,也會影響父親能否得知情婦懷的孩子不是他的。


         這種種因果關係不看到最後無法連成一線,也就是說,如果真實人生在第一或第二段就結束,誰都不會知道A會給B帶來怎樣的影響,人生之詭秘複雜莫過於此。如果不知道,我們自然也不會感到遺憾或痛惜,更不會後悔,這是多麼悲哀的事。
 

         除了提出這種「難以覺察的人生網絡」概念,導演多少也置入了一些個人對命運的見解。在他看來,積極透過種種行為試圖掌控命運,似乎最不可取,就像一、二段中的蘿拉,口中喊的是「曼尼,等等我!」腦子想的是如何透過主動作為幫助曼尼,結果這些行為不是讓她死,就是讓曼尼亡。反而第三段她改口喊「上帝幫幫我,好嗎?我會盡力跑,我等你,我等你。」將一切交託給命運,卻陰錯陽差地成功,甚至為她和曼尼多賺了十萬塊錢(代價是老爸出車禍)。


         這樣的安排,是否展現出導演反對「人定勝天」、「創造命運」的思維呢?值得探究。


         不過,我更好奇作為過場的兩段談話-蘿拉與曼尼躺在床上時,對彼此的問話-代表什麼用意。蘿拉問曼尼到底是不是真的愛她,又有多愛她,而曼尼只能反射性地回答,說不出個所以然來,這讓蘿拉非常不滿意,因而認為「就這樣為曼尼犧牲,根本不值得,不是我想要的」;曼尼則問蘿拉若有一天他不幸死了,蘿拉會怎麼辦,蘿拉說她不會讓曼尼死的,曼尼回答「但若我真的死了,妳一定會『堅強地活下去』,然後遇到另一個不錯的對象,決定展開新的人生」。
 

         這兩段過場分別交代了蘿拉與曼尼不甘如此結束,決定重來一次的動機。在此揭露的似乎是愛的脆弱與不可相信。諷刺的是,愛正是蘿拉所做一切的根源。因此,導演是否想暗示無論怎樣強烈的愛,到頭來都不值得拚命爭取呢?雖然蘿拉不顧一切地要解救曼尼,但三段結局中的蘿拉都不是開心的。第一段就甭提了,第二段蘿拉因曼尼之死痛不欲生,第三段苦盡甘來,蘿拉本該像曼尼一樣燦爛地笑,但她沒有,反而帶著若有所思的神情。那時的蘿拉,是否也在思考著愛的命題?


         總而言之,這部電影雖然只有短短81分鐘,卻充滿極為豐富的元素,很能激發觀者的想像與思考。雖然乍看之下並不好懂,不同人就有不同解讀,沒有一個標準解答,但無論如何它都是很有意思的電影。至少當時在電影院內,不乏看完後帶著笑,說「真是怪片,但是我喜歡」的人。 

 

本文引用自lyo的點點滴滴

蘿拉快跑》電影介紹 

創作者介紹

tiff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