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節最新公告

★★2009第十一屆台北電影節圓滿落幕!精彩畫面請到相簿瞧一瞧 !(點這邊)★★

 

部落格文章繁多,請各位 善用左側「文章搜尋」功能, 找到您想閱讀的文章!★

 

★★台北電影節的相關新聞、資訊或觀點等文字,皆以台北電影節官方網站及部落格作為主要露出平台,如有其他網站或私人空間等出現與台北電影節相關之不當言論,屬於個人言論,並不代表主辦單位之立場,特此告知!★★

《麥收》Wheat Harvest

文∕郭力昕(政治大學廣電系副教授)

 

         我稍早在台北「國家電影資料館」看了《麥收》的試片,非常感動,對徐童導演的紀錄片作品,有著很大的敬意。

 

         從影片裡,我清楚看到紀錄片導演對北京一位性工作者,以及對她們同儕的工作與生存情境,有著位置平等的真誠關切:被紀錄的是性工作者,紀錄者則是影像工作者,他們都為自己的真實生存問題,和各自堅持的生命意義而工作著。從影片裡可以明確發現,紀錄者對他的拍攝對象、與性工作這件事,沒有自我高尚地擺出中產階級人道主義式的憐憫,施捨式的同情,與傷感腔調或道德姿態。他在影片中,平實、赤裸、直接地呈現訊息與人物,不是為了提供中產觀眾進行集體偷窺,或藉此題材進行虛假的道德懺悔,而是讓我們無可迴避地認識了中國大陸某些有代表性的性工作者的生存狀態,和她們所反映出來相當不堪的當代中國社會面貌。我認為這是一部傑作,有著勇氣和擔當,涉及的議題也十分重要。

 

         我聽說香港一些關注、保護性工作者的人士或社運團體,不斷抗議此作的放映,並向導演施壓,因為他們認為導演侵犯了部分被攝者的隱私與意願。我想這些人大概是不懂紀錄片的;他們大約也不懂人的複雜心理、底層生活的真實、與中國大陸嚴苛社會下之生存法則。他們可能只懂得、或只在乎西方衛道意識與標準下的「道德」原則或檢驗方式。沒有嚴峻之生存壓力的人,可以好整以暇地計較關於拍攝性工作者的紀錄片,該不該馬賽克一下某些資料,或者鏡頭前的誰衝口說了一句「不要拍了」的話。這種瑣碎的、只見木不見林的道德討論,恐怕正好讓片中那些辛苦但堅韌的、為了生存而賣身的女子們的處境,像一面魔鏡般,折射出那些宣稱關切性工作者之權益和隱私的中產階級們、不食現實煙火的愚昧可笑。

 

         我建議台灣社會真正關切性工作者之主體位置和生存情境的朋友或團體,認真看看這部紀錄片,並跟香港那批人士對話、辯難,使一種淺薄的道德觀,能夠停止成為另一種對底層性工作者的騷擾、污辱和迫害。

 

《麥收》影片介紹

創作者介紹

tiff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禁止留言
  • 香港過路人
  • 這是我第三次貼出這個留言。請問板主為何要刪除我有現實基礎的禮貌商榷?!

    (刪除留言只是會引發更大規模的反感。)

    以現實商榷

    我來自香港,一直有留意《麥收》事件的發展。
    關於「勇氣與擔當」,我想為各位提供多一個旁例:
    內地網上有一位署名「格格」的人,自稱是被徐童的片中人,多次在網上抨擊徐童:

    「我是看到你写给*徐**童*的信才进来的,我是那其中的一个受害的人,可
    以这么说,*徐**童*拍 我的那些镜头都是偷拍,没有经过我的同意,更甚至他明
    明是开着镜头的时候,我们躲闪的时候,他却说,他没有开机,这是什么?这是欺
    骗,明明我有警告过他, 不要把拍我的那些镜头传到网上或者制成影片,谁也不
    是白痴,他的意图那么明显,我曾警告过他,他也答应过,可是现在的后果是什
    么?不仅参加了电影展,还获 奖了,到现在我找他,他都躲着我,明明说过会给
    个说法,可是现在呢,他就是欺负我身处在尴尬的境地,不会抛开脸面去告他。可
    是你们不应该助纣为虐,凭什么 他在做了触犯法律的事情的时候,你们还认为他
    是成功的呢?那我们就活该么?社会地位不同,我们就该受歧视么?他到现在都不
    敢接我的电话,这证明了什么?一 味的逃避就可以改变他偷拍和侵权的现实了么?」

    就算這位格格的要求不一定合理,但徐童的避不見面,可以說是有勇氣和擔當嗎?

    更多討論: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3734

    另外,我其實也無法看出,香港方面的抗議者,如何是「中產階級」、「不食人間煙火」。署名者除了性工作者團體外,還有「自治八樓」,是香港多個邊緣族群、基層運動的長期參與者,他們基本上沒有職員,這次參與抗議的人也很多是飛特族和畢業後失業的學生,說他們是「中產階級」,與政治經濟的現實完全不符。
    至於他們懂不懂紀錄片,我不敢說;不過,自治八樓多年來有舉辦「社運電影節」,http://www.smrc8a.org/smff/。自治八樓也與台灣鐵馬電影節有聯繫。而中國紀錄片觀察小組,也曾就《麥收》的問題提過意見:
    http://docuethics.blogspot.com/2009/05/blog-post.html
    抗議團體的抗議書和日程誌:
    http://docuethics.blogspot.com/

    我想大家也同意,要對當代中國複雜的基層現實抱持觀察與分析的耐心,轉換角度的同理心。這裡只是提供一些現實證據,供彼此斟酌商榷。

    這是第三次貼出了,希望台北電影節能表現出容人的雅量。
  • 親愛的香港過路人您好,謝謝您對台北電影節的支持!

    tiff2009 於 2009/07/12 00:45 回覆

  • 柿子
  • 推崇本文作者能在台灣興起「生命」大浪潮時能仍能提出理性論點評析之
    但作者在對於此片於中國及香港放映之爭議不清的情況下即妄下斷語... 有嶲專業且對相關中、港之抗議個人、社群及專業團體很不公平。

    推薦閱讀:
    >>中國紀錄片觀察小組致采風電影:4月30日
    http://docuethics.blogspot.com/2009/05/blog-post.html

    >>關於《麥收》事件的事件簿
    http://docuethics.blogspot.com/2009/05/blog-post_3408.html

    >>辦電影節,還需承擔與胸襟 談抗議《麥收》放映風波
    http://tswtsw.blogspot.com/2009/05/blog-post_31.html
    [論香港放映程序之暴力、不合法,部份論點適用於台北電影節,請勿再亂刪不同意見的留言致丟臉到香港了]

    >>(活動宣傳)人文關懷的實踐--紀錄片的責任與藝術性(座談會)
    http://docuethics.blogspot.com/2009/06/blog-post.html

    「期待關注社會現實的紀錄片拍攝者,往往都會選擇到弱勢群眾為主題。然而,當面對比自己更弱勢、更不掌握傳播和發聲工具的人民,身處於知識階層的拍攝者,到底應如何再現
    (re-present)他們呢?這當中的權力關係,到底有多難處理呢?

    除了再現的問題,這個紀錄片創作,更會因支取了被拍者的生命片段,而為拍攝者帶來各種文化和經濟的資本,面對這種關係,有良知的拍攝者,又可以如何自處呢?

    在這各種兩難當中,如何可以讓拍攝者與被拍者之間的關係,趨向平等呢?紀錄片的藝術性與操守,是否有必然的二元對立性?還是可以在基本的意義上有相通的地方?至於「藝術
    性」所要求的,又其實是什麼?」
  • 親愛的柿子您好,謝謝您對台北電影節的支持!

    tiff2009 於 2009/07/16 18:46 回覆

  • 香港過路人
  • 感謝樓上的杮子

    其實《麥收》在兩岸三地掀起許多紀錄片拍攝倫理的爭論,實在希望能有更多切實的討論、延伸,讓倫理於在地討論、實踐中成行。
  • 親愛的香港過路人您好,謝謝您對台北電影節的支持!

    tiff2009 於 2009/07/16 18:4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