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u.jpg

文∕小智(電影部落客)

 

(本文內含部份劇情,請謹慎觀看)

 

         日系映畫總有辦法為他人所不敢為,稀奇古怪、樸實恬淡,各種電影風格都可投射在日本電影當中。此外亦有導演將作品聚焦社會光怪陸離事件,此一類型導演,個人首推園子溫(Sion Sono),以作者型導演之姿,犀利呈現邊緣化的日本詭譎社會。另外一派相對較為入世,一如是枝裕和(Kore-Eda Hirokazu)的《這麼遠,那麼近》(Distance),或是鹽田明彦(Akihiko Shiota)的《金絲雀》(Kanaria),挑選奥姆真理教轟動一時的地鐵沙林毒氣事件。又或是周防正行(Masayuki Suo)蘊含十年能量,以《儘管如此,我沒做過》(I Just Didn't Do It)狠狠痛批日本司法制度的荒謬與弊病,在在展現這些日本導演對社會的細密審視及關懷。不過令人驚喜的是,橋口亮輔(Ryosuke Hashiguchi)沉潛七年,甫一推出新作,便捨棄之前一貫關注的同性議題,眼光放得更遠,以《幸福的彼端》(All Around Us)一口氣帶出日本十年間的真實社會案件,以及一段撫慰人心的夫妻情感。

 

         影片原名「ぐるりのこと」,中文意為「週遭之事」,相較台灣較為浪漫的命名,原文片名反而更為直。影片講述日本泡沫經濟當中,一對平凡夫妻在19932000年間的日常生活片段,以及他們周遭所發生的各式事件。男主角Lily Franky是《東京鐵塔:老媽和我,有時還有老爸(TOKYO TOWER –Mom & Me, and sometimes Dad)的原著作者,本身就是畫家的Lily,首次演出電影,導演就讓他發揮所長,飾演法庭素描畫家。女主角木村多江(Tae Kimura)飾演Lily Franky的妻子,是位患有憂鬱症的脆弱女性。或許影迷對她有點陌生,但您我都可在多部日劇看見她的身影。

 

         導演賦予兩位角色絕佳對比性,從片頭一段夫妻爭論房事戲碼,就可約略窺出丈夫喜愛冒險,勇於追求不同的自由意志;反觀妻子則是保守固執,喜愛追求秩序按表操課的個性。縱使夫妻兩人性格懸殊,但卻有著巧妙互補,也難怪得以相互扶持走過風風雨雨,直到最後仍是幸福依偎一起。

 

         由於導演將男主角的職業定調為法庭素描畫家,於是巧妙在片中穿插當年各式令人髮指的社會真實案件,包括幼女綁架撕票案、地鐵沙林毒氣案、官員貪污案、菲律賓妓女案等等。透過男主角對這些審判的觀察,賦予全片濃烈時代氣息,並勾起日本民眾的集體記憶。可笑的是,導演在多場法庭戲中,並不讓種種案件有伸張正義的出口,反而讓觀眾看到更多可鄙的罪犯面容,以及各式的歪理誤謬,增加全片諷刺批判意味。雖說我不是日本人,面對片中部分案件,仍有些許不明究裡的隔閡之感,但對於這些罪犯的憤怒,或許就跟日本當地民眾如出一。此外,如果對日本演員有些了解,就會驚喜導演邀來多位鼎鼎大名的演員來作客串,例如加瀨亮(Kase Ryo)飾演一位令人髮指的變態兇手,短短幾分鐘的戲,便以精湛演技為全片增色不少,精采至極。

 

         影片全長兩個多小時,沒有強烈戲劇衝突,節奏或許有些緩慢,但觀眾卻可因為片中濃濃的人情味而獲得取暖之感。細膩的情感刻畫,冷不防的幽默對話,都不時表現日常生活的耐人尋味。《幸福的彼端》一方面刻畫日本十年來的社會轉變,一方面也表現縱使時代在變,人與人之間永不會變的情感。或許用一顆恬淡的心來面對生活,愛情就會永遠存在,幸福也將不會只在彼端。

 

本文引用自【小智的電‧癮‧強迫症】

《幸福的彼端》介紹

創作者介紹

tiff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