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b01.jpg 

文∕Dorasinben2009台北電影節部落格達人)

         家,永遠都是心靈救贖之地,對《愛瘋狂》(CRAZY)的Zack如此,對《小太陽的願望》(Little Miss Sunshine)裡的每一個家庭成員亦然,對《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樂團無預警解散,回到山形,意外接觸到喪葬業的大悟更有深刻的體會。

         故事講述保加利亞一個生存在共產主義鐵幕下,動輒得咎、毫無思想自由的三代同堂家庭,因為父親遭到公司主管思想禁鋸,要求監視自由派的岳父,並照實寫成報告之下,決定帶著妻兒舉家前往德國,展開新生活,十幾年後,亞歷山大一家三口發生車禍意外,亞歷山大失憶後,一名自稱是他外公的男子找上他,並帶著他,踏上單車返鄉之旅,而亞歷山大在這段尋根的公路之旅上,究竟會有什麼樣的體驗和經歷?

         全片我有兩個哭點:第一個是當年幼的亞歷山大,在庇護所和小女友坐在迴廊上,他對著小女友說:「我阿公說如果我有話想對他說,就對著天空說,白雲會幫我把話傳達給他。」第二個是,當車禍失憶的亞歷山大,跟著外公單車之旅回到當年的庇護所,他搬開了石頭,取出幼時藏在洞中的小汽車,一連串車禍前的回憶一湧而出,他眼中流下眼淚時。

        通常這種以親情的主題,只要點到為止,不廢力的就能引發觀眾淚腺爆淚,而且越是刻意催淚的,越有可能引起矯情的反效果,反而是像電影《在世界轉角遇見愛》這種簡單主題、平鋪直敍的類型片,更能觸發觀影時心中那個《反諸自我》的同理心態,也就更可能讓觀眾因為自身成長和生活經驗,而連帶撩撥了內心或深刻或隱藏已久的心弦。

        《在世界轉角遇見愛》兼劇本編寫一職的導演其實拍攝手法很簡單,他在單一主軸裡,串上了回溯畫面,以相互交錯的方式,緩緩帶出亞歷山大從成長到失憶到返鄉的整個心路歷程,間雜誇張手法,加入了亞歷山大祖父,這個被暱稱為百丹的神奇擲骰手,一手雙陸棋拿手才能,在創造擲骰傳奇的過程裡,偶而悠揚,偶而慢拍的優美畫面,像是旋轉的圓舞曲般,強調和美化了眼前平順流暢的畫面。

        電影《在世界轉角遇見愛》最讓人津津樂道的就是最後當亞歷山大獨自騎著單車歸來,回到當初那個熟悉的咖啡館裡,在一群老人(老友)的簇擁下,與外公百丹進行棋藝對決的場面!當骰子活靈活現的在棋盤上滾動時,當所有戲裡戲外的人都全神貫注在骰子即將擲出的點數時,冷不防的,我們每個人都被導演將了一軍,不得不配服導演的巧思與神來一筆,這最後意外的結局,引發了現場陣陣由心底發出的讚嘆,與滿臉笑意的折服。

        人生的路不一定要照著劇本走,而人生的路也沒有一個永恆不變的規則,柳暗花明又一村,或許在下個轉角,下個路口,會有意想不到的驚喜在等著?!電影《在世界轉角遇見愛》不單單就只是一場救贖的單車公路之旅,亞歷山大藉由發堀與回想,去一點一滴找回那個或許漸漸忘記,但永遠不可能遺忘的親情與烙在心底裡的愛的印記,這是一趟十分美妙感人的尋根之旅,我看著,感動著,也不自覺的想起了那些在這同一塊土地上,我最親愛的家人。

 

本文引用自「Something about me

《在世界轉角遇見愛》電影介紹 

創作者介紹

tiff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