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界轉角遇見愛》The World is Big and Salvation Lurks Around the Corner

Alan2009台北電影節部落格達人)

 

         改編自德國作家伊利亞托亞諾﹙Ilija Trojanow﹚半自傳小說的保加利亞電影《在世界轉角遇見愛》,劇情描述一個因車禍意外而失去記憶的德國男子亞歷山大,此時出現了一名自稱是他「祖父」的老者,在他的循循善誘下,祖孫兩人協力翻山越嶺,回到了故鄉,也奇蹟似地找回了他所失去的一切記憶,還有新的人生…

         電影的幅度橫跨了三個世代,彼此交錯,相互牽連,開場戲以近似《艾蜜莉的異想世界》(Le Fabuleux destin d'Amelie Poulain),那種俏皮幽默的旁白,以及昏黃仿古的溫暖色調,揭開序幕,之後又逐漸轉為蕭瑟壓抑的政治壓迫。電影一直以風格迥異的順序倒敘交錯進行,一段是過去政治恐怖下的壓抑陰影,一個是現在民主的悠閒自由。令人覺得心驚的是,過去的恐怖政客到了現在,還會隨著時代「進化」成為愛民親和的政治人物,一幕攝影機沿著公路往上帶到路邊的競選海報刊版時,高壓獨裁統治時的政客現今竟然轉變成民主時代的候選者。所以我們可以發現,本片在編導不急不徐的溫情營造下,還不忘夾帶批判的意味在其中,使它不完全是部悲喜並置的感人好戲,或許政治上的諭示也是他的另一個重點。

         本片也像是一部公路電影,祖孫兩人騎著協力車,翻山越嶺踏上尋根之旅,沿途上的人事物成為天然的背景,鋪展成一段段動人的故事。所以當中某段,男主角亞歷山大在途中巧遇一位美麗女孩時,祖父百丹鼓勵他,「主動點!愛情來地很突然但卻也稍縱即逝」。所以電影有很多都是類似此類開導教化的安排。而這類長者引領年輕後輩從對立、摩合到最後相互扶持的橋段組合,使人很自然的想到中國電影《那山那人那狗》,當中的感人父子傳承,又似《女人香》(Scent of a Woman)歷經世事的長者,帶領著後輩見識不同的人生風景的成長教誨。

         此外「骰子」於電影中也佔有極大的象徵意義,骰子轉動時,即是命運的轉折。劇中祖父百丹曾告誡說:「我們不為金錢而賭博,我們是為榮譽」,時常我們所面對的對手不僅限於眼前所見,很多時候我們會面臨來自命運之神的挑戰,暗喻著人生更像是一場賭局。導演雖是新手,卻難能可貴的以深入淺出的方式,將豐厚的劇情架構拍的十分札實圓滿,雖然沒有創新的形式或技法上的展示,但是他能觸動人心的煽情編排,的確很能投普羅大眾所好。

         最後一場戲,祖孫在棋盤上對決,沒有一絲煙硝味,有的只是更多情感交流的傳承意味,導演特地以360度旋轉的花俏攝影機運動,細瑣繁複的跳接,將一場博奕對戰,拍的趣味盎然,最後孫子靠著「神蹟」戰勝了祖父,象徵著家庭(國族)的延續,雖然歷經風風雨雨,但唯有「愛」是不變的真理,而略嫌一廂情願的超寫實結局,也不意外的符合全片皆大歡喜的圓滿安排。

 

本文引用自「alan's

《在世界轉角遇見愛》電影介紹

創作者介紹

tiff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