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B片真牛B》Not Quite Hollywood 

文∕Rick(2009台北電影節部落格達人)

 

         說到澳洲電影,腦中所及的大概就是彼得威爾或巴茲魯曼這兩位導演。除此之外,我們對金髮碧眼的洋人印象總停留在美國、歐洲、好萊塢,彷彿這幾個地方的人就足以代表西方的文化表徵,但意想不到的是,本以為美國風味濃厚、以剝削為己任的低成本B級片,開元始祖居然是澳洲人,這個充滿袋鼠跟無尾熊的國度因此在電影文化上充滿活力。

        澳洲以移民為主的人口結構,加上地理位置的特殊性,很容易讓人以為他是一個文化沙漠,這點在影片中澳洲影人一開始就承認了,開誠布公的講澳洲其實沒有文化,蓋雪梨歌劇院只是因為需要有一個可以拍照的地方。這樣的自嘲除了讓人心頭一震、佩服澳洲人對自我認同的開放性之外,反芻之下,澳洲已經不只是在 做英美文化的附庸,並且從中用一種更為自由的態度去面對自己的主體文化。澳洲B級片,除了作為剝削跟炒作的商業獲利工具,更傳達了澳洲人對於人類動物性慾 求的直接跟開放,這種對取悅大眾跟滿足奇觀需求的毫無遮掩,相當程度跟美國文化是相似的,然而美國受制於宗教保守勢力的箝制,加上電影工業體制的巨大與僵化,卻不能早先一步在電影文化上做大膽的嘗試。想不到居然是澳洲這個世俗國家,點醒了美國人腦袋深處的剝削渴望。


         澳洲B級片沒有了維持高尚文化的沈重包袱,自然放膽去設計滿足人類貪婪胃口的橋段,電影具有奇觀性,提供前所未有的感官刺激是吸引觀眾的商業法則。試問,為何意外現場可以聚集那麼多人喜歡圍觀?大家不都想看看車子可以撞成什麼樣子,人造工藝可以被物理性的壓力之下塑造成怎樣的藝術造型;看看人體流血的極限、內臟移位的各種可能;以及對一睹恐怖場面的潛在慾望,從中滿足嗜血好奇心或轉換成道德訓誡。那麼,何不在片中剝削這些場面,很多觀眾平常都沒機會被殺人狂虐殺、沒有體驗過爆頭跟砍人、沒有把車撞得稀爛、沒有看過肚破腸流的人體。何不在電影裡滿足人的這些骯髒慾望,深究之後發覺其實也不複雜,人就是想看噁心的東西、想要砍人、想要自殘、想看血流成河、想飆車、想看一整排裸露的女體乳房、想看驚人的大陽具、想看低級性愛場面、想看鬼、想看人被吃、想看嘔吐物、想看大爆炸、想被嚇得四處逃竄。本來就會骯髒變態,不然為什麼有那麼多事情告訴我們:不可殺人、不可傷害、不可飆車、不可闖紅燈、不可縱慾、不可把乳房跟陰部露出來。因為這些都是人有可能會做的事情。


       B
級片或許遵從了傳播理論中「暴力滿足」的說法,蒐羅了各種骯髒齷齰的場面來填滿人類腦袋中那些低級空缺,這種慾望是最古老原始的。評斷女演員的標準不再需要精湛的演技、姣好的面貌來襯托胸型的完美,因為觀眾要看的就是好看的胸部而已。加上一些多餘的包裝、一點文人的憂鬱就可以稱作藝術,但票房會差,因為那些高尚的藝術份子都很難取悅,普羅大眾想看的只是漂亮的大胸部而已。若是讓大胸部在腦中波及的範圍進入到理智區域,那低級區的大胸部指數又會有一大段空缺,那何不乾脆一點,三點全露、或來個全裸軍隊,納粹集中營或南京大屠殺不也是這種行 為的實體再現,只是電影無害,又可重複播放,經濟實惠得多了!

       《澳洲B片真牛B》(Not Quite Hollywood, 2008)這部紀錄片呈現了澳洲電影史上鮮為人知的一面,的確也沒有必要覺得不齒而搬不上檯面。澳洲這個過去英國流放犯人的地方、有過掏金熱潮的國家,老是被納入歐美範圍,卻又離歐美很遠的大陸,在面對自我文化定位模糊的當中,向假道學的人發出放肆的一吼。「沒有文化的文化」反攻回來,才讓全世界的人發現 原來自己也是這種人,B級元素廣泛的出現在各種電影類型當中,也成了商業娛樂處理人性的重要里程碑。

 

本文引用自「總髮遊

 《澳洲B片真牛B》影片介紹

創作者介紹

tiff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