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照0205-8.jpg

文∕吳汰紝(《尋情歷險記》導演)

 

         三十歲的時候,我在短短半年內接到七張紅色炸彈,所有親朋好友都趕在我三十歲的時候結婚,我四處當伴娘,包紅包,偏偏就是輪不到我,那時,我非常想要罵髒話,OOXX,找一個相愛的人有那麼難嗎?我有很醜嗎?我個性真的那麼糟嗎?到底我造了什麼孽呢?

 

         對於當時自己的心,竟是那麼的不平衡,真的想來好笑,但這又真的是非常誠實的心聲啊!說自己是敗犬,真不知該得意還是悲哀,得意的是,電視上演的敗犬,可是聰明有能力的美女形象,原諒我,虛榮一下,悲哀的是,我想如果愛情也是場競賽,也有分數,在這個部份,血淋淋的,我確實成績很差。

 

         憤世忌俗之餘,我還算有一絲的理性,沒有被衝昏頭,人還是實際點的好,找一個相愛的人有那麼難嗎?就一個紀錄片導演的角度,這個問題,非常的不及格,因為你這樣等於是讓被攝者,只能回答,難或不難,這樣是非題的答案,一點也達不到了解,我們喜歡問問答題,讓被攝者可以談更多,一來一往的聊天,我們可以更了解對方。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一個人生的導演,應該要問這樣的問題:什麼樣的女人,找得到幸福?什麼樣的女人,可以一手導演出美麗的愛情?婚姻中擁有美滿的愛情,這樣的境界,可不可能,如何追求?

 

         愛情這門功課,還真不簡單,有些人從年輕就開始努力,我則是三十歲時,才痛定思痛地要好好學習。要承認這點,其實頗為丟臉,但丟臉就丟臉吧,與其在紅塵中滾得滿身腥或滿身傷,還要嘴硬繼續滾下去,還不如承認自己很遜,認真點探討,好好滾出個道理來,滾出幸福來才行。

 

         我好像回到學生時代,頭上綁著紅帶子,寫著必勝。其實一點也不浪漫,勉強算勵志型影片,非常奮發圖強。這個過程其實偶有笑點的,我常常問遇到的人,你結婚了嗎?你對婚姻的看法是什麼?有次一個初認識的男性朋友,就臉紅急忙的說;我已經有女朋友了。我懷疑我臉上是否寫著徵婚兩個字。

 

         談了這麼久,都沒有談到《尋情歷險記》,請各位再耐著性子一下,頭上綁著隱形必勝紅帶子的我,四處看書,聽演講,找成功人士,找成功的經驗,找著找著,就找到了陳海倫顧問,人家說美人沒美命,陳顧問很美,竟然有非常好的婚姻。女強人,通常婚姻不幸,陳顧問事業成功,竟然有個深深愛著她的老公,天下竟然有這樣兩全其美的好事,太違反常理了,一定要好好研究一下。

 

         三年過去,認識陳海倫顧問也三年了,這段時間,我介紹了好幾個朋友(包括逸帆)給顧問認識,他們竟然一個個結婚了,但居然還是沒有輪到我,天理何在?哈,忿忿不平的我還跑去問陳顧問,當時她只說;妳根本沒有想要結婚啊!

 

         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在好朋友逸帆決定結婚的那一刻,我拿出我最為擅長的工具,拍攝紀錄片,好好來了解一下這些夫妻們到底是怎麼辦到的。

 

         於是,一部探討婚姻的紀錄片,就這樣開始了。

 

         我想我應該是個嚴肅的人,有時甚至嚴肅的好笑,這部作品裡頭的人物,也給我同樣的感覺,但好笑過去,你真的會為他們的認真而佩服,而感動。婚姻在現在這個年代,認真的看待,居然變成是件好笑的事情,演變的很極端,我們似乎一直無法取得一個平衡,要嘛就沈重的喘不過氣,要嘛就一笑置之,兩者我都不覺得健康,這是部非常幽默的作品,也是個非常認真的作品。什麼樣的笑,到後來會化為感動的淚水,這點值得研究,對於人與人的關係,我非常富有研究精神。

 

         透過拍攝這部紀錄片,我結合我人生的兩種身分,一是導演,二是女人,故事進行到一半,身為女人的我也跳下去成為劇中人之一。這其實頗有趣,看著自己,我覺得這個角色真是很妙,被過去所困住的敗犬,如何不顧形象,求助專家,突破重圍創造自己的愛情故事。紀錄片拍完一段時間了,到現在我也還在問身為導演的我,這個角色,該怎麼有個讓導演滿意的精彩結局,人生如戲,戲如人生,什麼樣的導演可以拍出好看的作品,什麼樣的女人可以得到幸福的婚姻?這段時間,這些經驗,我體會到一件事情,好的導演,拍什麼都好看,不是因為天份,而是真的懂創作的道理,關係也是一樣,沒有人是天生好命或帶衰,而是真的懂得經營關係的道理。

 

         好好當人生的導演吧!祝天下眷屬皆是有情人!

 

《尋情歷險記》影片介紹

創作者介紹

tiff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