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l3.jpg

文∕小智(電影部落客)

 

         為了準備台北電影節校園講座內容,於是搶先觀賞趙曄(Zhao Ye)執導的《扎賚諾爾》(Jalainur)。影片觀畢,甚感驚奇,對於片中的音樂美景,及其中所流露濃濃的溫情,久久無法自己,於是趁記憶尚還鮮明之下,趕緊提筆書寫本片所給我的溫暖及感動。

 

         扎賚諾爾是內蒙古自治區的一個礦區,地處中國最北端,與俄羅斯陸地連接,已有一百多年歷史,本片全程就是在扎賚諾爾實景拍攝。悠揚的樂音,如畫的風景,是全片所給我的感受,「攝影」絕對是亮點中的亮點,可以看出趙曄花費極大心力去構築畫面,不論對鏡頭,抑或對構圖都有極為精準的拿捏。詩意的運鏡,壯闊的場景,宛如LOMO攝影般的高對比色澤,畫面美到膠捲上的每格畫面,都可以直接擷取成為劇照。多處出現的大全景,配合略顯失真的剪影光線,表現的不僅是扎賚諾爾當地的壯闊,角色置身其中,更有滄海一粟的渺小及感嘆。

 

         本片靈感,源於「送君千里,終須一別」這句古語。故事十分簡單,講述蒸汽火車司機朱老頭(劉遠生Liu Yuan-Sheng飾演),在退休前決定提前離開去找他在中俄邊境工作的女兒。而跟隨他工作多年的徒弟李治中(李治中 Li Zhi-zhong飾演),面對亦師亦友的朱老頭,怎麼能接受自己工作生涯中的重要人物就此離去?於是治中就追隨朱老頭的腳步,跟著他一起「回家」…。

 

         恬淡的劇情,可說是沒有常規的戲劇衝突與高潮迭起,但故事卻充滿濃濃的人情況味,並藉由人物的表現及情緒來帶動整體故事節奏。即使台詞不多,但人與人之間那種緊密的結合,反而更能夠牽動人心,讓人感同身受。雖然兩位主要演員並沒有演戲經驗,卻在片中展現毫不造作的本色演出,可見趙曄不僅對畫面營造有所苛求,就連角色塑造及調教表演方面都有細膩表現。

 

         一如本片誕生靈感,「送別」可說是本片的主題焦點。這不僅反映在故事中,李治中對朱老頭的送別,更還可以擴大到趙曄對扎賚諾爾礦區,以及當地地域性的一種送別。眾所周知,時代即遽變遷,現已難再看到蒸汽火車出現。扎賚諾爾礦區出現的蒸氣火車,也即將隨著礦區掏空,跟著退出歷史舞台。随之而來,即是一大批採礦工人面臨下崗離去的命運。影片除了唯美畫面與壯闊場景之外,趙曄也十分「刻意」去拍攝蒸氣火車所冒出的濃濃煙硝,讓這些煙,隨著時光的腳步,跟著煙消雲散。以一種符號性的象徵符碼,表露他深深的惋惜與哀悼。

 

         一部簡單卻又意味深長的電影,或許獨立、或許文藝,但比起其他想說太多卻又晦澀難懂的電影,本片反而顯得親近,並且獨樹一格。《賚諾爾》不僅寫意,並也成功抒發感情,將一則離別古語作出完美詮釋,就算寫得再多,都不及當下直接觀賞來得實際,將自己投射影片當中,感受溫暖,感受美麗。

 

本文引用至【小智的電‧癮‧強迫症】

《扎賚諾爾》影片介紹

創作者介紹

tiff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