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ills_06.jpg

文∕青蛙

 

         是我們變的不夠努力?還是潮流選擇放棄了我們?曾經踏上紅堪體育場的搖滾樂手,到最後希望有個小屋養條狗的何勇,什麼樣的際遇,讓曾經不可一世唱著<餓死沒糧>、<有沒有希望>的他,在十幾年後的人生就像他所唱的歌一樣。

 

         中國搖滾樂從六四結束之後,出現一股強力發聲,直到MP3出現,再度將他們拉到另一個漩渦當中,簽版權、簽人、不簽團的問題,衍生出來樂團無法活下去,以前從未接觸過,卻面臨新的挫折,抹殺真正一個創作者表現的姿態。

 

         另一個世代的來臨,真切地道出新的弊病,搖滾歌手無法生存在這裡,創作也跟著消失無蹤,最後精神也出現極大問題,以前的年代什麼都沒有,什麼都欠缺時,我們很努力地去實現;什麼都有的年代,我們卻被整個體制壓得喘不過氣,侷限住創作的勇氣。是否我們真的要到一無所有之時,才會出現驚世之作?

 

         看完之後,想起大學時拍了一個劇情長片畢業製作。那時候沒有錢,同學有車的出車,天南地北地去找場景。姊姊開工作室的去借工作室,半夜拍片時所有人躲在房子裡幫演員壯膽。那年的聖誕節,大家窩在廢棄的教職員宿舍外,拿著燒金紙的桶燒樹枝取暖,晚上超冷的。每天早上七點集合,拍到深夜三四點,沒有人遲到,持續吃了好幾個星期的燒臘,累就坐在旁邊睡覺,等著拍攝下一場戲。這種肝破表的精神,是傻還是真?

 

         蕭菊貞導演為紀念楊德昌導演,拍攝紀錄片《再見楊德昌》。訪談時談到當年拍《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時,大家一路殺到南部去拍,那時候每天都在找錢沒有錢的日子裡,卻有一個執著在心底,最後成就一部令人驚艷的作品。看到這一段時,我的心裡很有感覺。

 

         好希望再來一次拼命的時光,好希望再感受一次這麼瘋狂的時候,好累,可是好滿足…。

創作者介紹

tiff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