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節最新公告

★★2009第十一屆台北電影節圓滿落幕!精彩畫面請到相簿瞧一瞧 !(點這邊)★★

 

部落格文章繁多,請各位 善用左側「文章搜尋」功能, 找到您想閱讀的文章!★

 

★★台北電影節的相關新聞、資訊或觀點等文字,皆以台北電影節官方網站及部落格作為主要露出平台,如有其他網站或私人空間等出現與台北電影節相關之不當言論,屬於個人言論,並不代表主辦單位之立場,特此告知!★★

 《恐懼屋》Panic House

卷一、恐懼的地方

《恐懼屋》這個名詞,是我對牙醫的概念,猶記當年因為愛吃糖又不刷牙,我曾經被牙醫一口氣拔了八顆蛀牙(後來才知道這樣做是很危險的),那時候的牙醫診所可不是現在那樣光明亮透,護士妹妹溫柔可愛,還會露個小虎牙謝謝你的掛號,那時的牙醫鋼鐵器具消毒都是用熱水消毒,然後牙醫的頭上還要帶個圓圓亮亮的一片金屬片中間還有一個小洞,所以我有時根本看不清楚牙醫師的臉。

 

應該是非法執照吧,竟然為了不想開第二瓶麻醉藥劑,就說:剩兩顆,忍一忍,我拔一下就好拔完了再給你兩顆上面寫著「囍」的糖果,我想應該是去哪裡吃完喜酒大量帶回來的戰利品,然後放在診所唬小孩用。

 

就這樣我哭著下次不再去那個診所,不管媽媽怎麼說;有一次我為了蛀牙,自己拿著一條縫衣服的棉線,一頭綁在門的手把上,另一頭綁在自己的蛀牙,然後要我弟弟狠狠的把門踹開就是為了不要回到那牙醫診所裡。

 

雖然過了好幾年,我也不知道那間牙醫診所是否還在,但是心裡總有衝動想要拔牙醫師的牙齒。

 

於是十幾年後我拍了《恐懼屋》,也實現了拔牙醫師牙齒的願望。

 

 

卷二、知名演員VS短片導演

《恐懼屋》的拍攝也是想都沒想過的經驗,一開始我的監製也是我的老師李啟源導演在電話裡這麼跟我說:你這角色,我幫你跟陸弈靜講講看吧,她來演演看也許很合適。

 

我:陸弈靜!!!!真的假的!?陸姐ㄟ…

李導:你考慮看看,我覺得很有趣。

 

電話完了以後,我心裡想說,李導你是不是在考驗我啊…我只是一個小短片的導演,陸弈靜會理我嗎

 

幾天後到李導公司開會。

 

李導:考慮得如何?

製片麗芬姐:如果你覺得陸姐對你來說壓力太大,不要勉強

我:我是很願意讓陸姐演我的角色,但是我怕我的劇本陸姐不喜歡

李導:我把劇本給陸弈靜看看,我來說服她。

我:還有我覺得我覺得

麗芬姐:有甚麼就說吧。

我:我覺得我的預算請不了陸弈靜

 

其實這才是我最擔心的部分,但是麗芬姐只是淡淡的說,沒關係我跟陸姐講講看就好,彷彿一切很輕鬆。

 

幾天後,我在打工地方的停車場接到了製片麗芬姐的電話,淡淡的透露一些消息。

 

麗芬姐:孟傑我跟你說,陸姐答應要演了,然後她說,如果孟傑有預算上的困難,沒有關係可以談談

 

聽到這句話眼眶已經濕了,還沒有跟陸姐碰面,她已經讓我覺得溫暖。

 

 

卷三、第一聲Action

 

李導跟麗芬姐,幫我找來堅強的製作團隊,雖然他們忙得不得了,時時在國外飛來飛去,但是我有專業的製作團隊跟優秀的演員,這時候如果還拍不好,就沒有任何藉口了。

 

我第一天開鏡前一晚竟然睡不著,心理有那麼一點點的興奮就像小學生要去遠足一樣。

 

隔天帶著精神不足的狀況前去,但是看見我的team精神又好起來了,心情緊張因為面對眼前的狀況,不過一切就在我喊第一聲action,沒有任何疑問了,面對最專業的伙伴,放心的把一切交給大家。

 

影片的完成是靠《恐懼屋》劇組大家的幫忙,一切,謝謝大家。

創作者介紹

tiff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禁止留言
  • 剛拔智齒
  • 看了恐懼屋,感覺好痛...只能說,導演真沒有良心,但是又挺好笑的
  • 親愛的剛拔智齒您好,我也拔過智齒,四顆全拔痛到爆,不過這部短片非常幽默,也請多多支持台北電影節喔^^....

    tiff2009 於 2009/06/27 17:50 回覆

  • bobowei
  • 映後QA的時候沒有發問,我想在這裡留言請教導演:
    1.陸姊後來起身洗臉到發現被綁的醫生那裡,
    鏡頭都在晃動,是表示麻醉劑生效了的意思嗎?
    2.最後英勇制服歹徒的攻擊,是櫻木花道的頭搥嗎?
    是單純為了搞笑所以選擇這樣的攻擊方式?
  • 親愛的bobowei您好,謝謝您的提問,也請多多支持台北電影節^^....

    tiff2009 於 2009/07/10 15:56 回覆

  • bobowei
  • 順便問個很不禮貌的問題,
    偽醫生真搶匪的那個男演員的名字我熊熊忘記了,可以告訴我嗎?
  • 親愛的bobowei您好,扮演搶匪的演員叫張忠瑞,謝謝您的提問,也請多多支持台北電影節^^....

    tiff2009 於 2009/07/10 18:04 回覆

  • 賴孟傑
  • 希望你看得愉快

    bobowei您好,感謝你對於《恐懼屋》的支持,Q1的問題其實沒有明確的答案,在我心中,當下只是想呈現警察這個角色的情緒,當然有其他解讀,也是我樂於看見,因為影像本身對於任何一個觀眾都會有不同的感受,Q2的問題,我想對於一個沒有動作指導的動作戲,只能盡所能來詮釋打架的部分,這邊要澄清的是,這片從頭到尾都很盡力的在拍,沒有任何一刻是搞笑的,我做的是喜劇,而非搞笑,這兩名詞對我來說,有些不同的意義存在,謝謝你的支持,也謝謝電影節幫我回答另一個問題
  • 親愛的賴導演您好,忽然在這邊看到您,有種吃驚的感覺(笑),也謝謝您的悉心答覆^^....

    tiff2009 於 2009/07/11 02:02 回覆

  • bobowei
  • 喔喔 感謝導演的回答!

    四部片裡我最喜歡"恐懼屋"哩(給了5分),
    如果用「搞笑」形容造成誤會那真是不好意思,
    我只是想表達打鬥那邊的喜劇感也很強烈罷了~

  • 親愛的bobowei您好,謝謝您對這部電影的支持^^....

    tiff2009 於 2009/07/13 21:2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