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本良.jpg

          搜尋「渺渺」攝影師關本良的作品:《越快樂越墮落》、《有時跳舞》、《花樣年華》、《男人四十》、《姨媽的後現代生活》、《藍莓夜》;合作的導演包括關錦鵬、許鞍華、王家衛,很多人都以為:關本良,一定很老了,肯定是個電影圈的「資深前輩」。

 

眼前的關本良一派斯文從容,五年級的他看起來根本就是個年輕小伙子。身為眾多知名導演欽點合作的對象,關本良回想自己的「出道」過程,其實是充滿了巧合、運氣,以及很多很多,對影像與表演的熱愛。

 

在嶺南大學主修社會學時期,關本良就對劇團表演充滿了興趣,還當過學校戲劇社團的主席,後來進而加入了香港著名的前衛劇團「進念20面體」,畢業之後,他決定報考香港演藝學院,主修攝影,當年學習的攝影底子成為他進入電影圈的第一個踏板。

 

張國榮的的背影

演藝學院畢業之後,關本良第一份工作是香港「電影雙週刊」的平面攝影師,才剛上班兩個月,就被派到菲律賓採訪《阿飛正傳》,當時他連王家衛是誰都不曉得,「看到梁朝偉來探劉嘉玲的班,我還傻住,不敢拍他」,關本良笑著回想,當時男主角張國榮有事回香港,王家衛臨時想補拍一個他的背影,目光掃到一旁的關本良,便說:「你上!」於是關本良就被張叔平剪了頭髮,推上鏡頭前面,化身成了「張國榮的背影」,不但如此,他還被劇組安排在張國榮的房間裡睡了一晚,「就這樣莫名其妙的當了一天的張國榮」,無奈那場背影戲後來被王家衛剪掉,「可能是我演得不好,走路走得太快了」,回想起這一段曾經,關本良還很認真的檢討起自己來!

 

30歲之前,關本良在雜誌社工作、拍攝劇團與地下樂團的日子中悠然渡過。身為家中唯一的男丁,經營雪糕工廠的父母並沒有給他太多壓力,小時候關本良有吃不完的冰淇淋,若是在今日,一定會被冠上「雪糕王子」、「冰淇淋小開」等頭銜,然而關本良很早就明白自己的興趣所在,他喜歡一群人一起為了同個目標努力的感覺,從年輕時加入的劇團、團契,為地下樂團拍攝短片開始,一直到今天成為電影攝影師,最吸引他投入時間與精力的計畫,最重要的都是:「合作的團隊有沒有熱情。」

 

「熱情很重要,我在台灣的電影圈看到了很多對電影充滿熱情的年輕人」,雖然外表看起來溫文儒雅,關本良心底一定有什麼東西不斷的在燃燒,正因為他自己也是個性情中人,無論是人生道路或是工作的選擇,他總是以「感覺強不強烈」作為主要依據,所以他鏡頭下的人事物,總是格外有一種溫度和感情。

 

關錦鵬、許鞍華與王家衛的交集

31歲那年,他拍的一部關於粵劇名伶白雪仙的紀錄片吸引了關錦鵬的目光,擔任關錦鵬自身紀錄片《念你如昔》的攝影師,之後又拍了《越快樂越墮落》。在那之前他沒有什麼電影底片的拍攝經驗,第一次就跟大導演合作,緊張的心情不在話下,「那時我只好不斷的看書、問助理」,不過這也讓他在香港電影圈一開始就佔有一席之地,奠定了他往電影攝影師之路繼續邁進的根基。

 

關錦鵬給了一把鑰匙,打開門之後的世界是無限寬闊,關本良細數合作過的導演彼此之間不同的風格:關錦鵬樂於嘗試不同風格,每一部作品的手法都不同;許鞍華平實,對市井小民的生活片段非常著迷;至於王家衛則是細膩,對有時間感的景物特別敏感,哪怕只是一道牆,都不肯取巧搭景,堅持要原地原景重現。這種對於細節的重視,讓關本良十分敬佩。

 

除了香港的導演之外,關本良與台灣的淵源也非常深厚,早先「進念」時期,他就曾經隨團來台跟當時台灣的屏風等劇團做交流。擔任攝影師之後,與資深的台灣錄音師湯湘竹等成為經常聯繫的好朋友。三年前他曾經來台拍過《宅變》,去年在完成《渺渺》拍攝,還應邀擔任金馬獎評審,所以談起台灣電影如數家珍。

 

台灣電影新浪潮再起

關本良認為台灣的電影作品非常多元,不同於香港的新導演都從警匪或動作片拍起,台灣有非常精神層面的《流浪神狗人》、《練習曲》,今年有《九降風》、《冏男孩》,更不用提帶動起全民看國片的《海角七號》,「也許身處在這個時代中還沒有感覺,但幾年後回過頭來,會發現台灣電影真真正正處在一個新浪潮裡。」他說。

 

人,往往是吸引關本良的第一因素,兩年前他與台灣女導演姜秀瓊決定要拍攝台灣電影大師李屏賓的紀錄片,因為對他而言,李屏賓的攝影和為人讓人敬佩,「他一直都在路上,拿著攝影機沒停過。」關本良拍過很多客觀記錄的紀錄片,但是從這個作品,卻很明顯看出他對前輩的尊敬與佩服。

 

在香港拍戲,關本良多半時候被歸類為小老弟,但是來到台灣,卻成為讓新導演相當尊敬的老大哥,這次「渺渺」請到他掌鏡,許多人都對導演程孝澤感到羨慕不已。但不管在哪裡,關本良都是一本初衷。「只要我感受到導演對電影的熱情與理想,我就會想跟他合作!」

 

這次拍攝《渺渺》,他刻意擺脫台灣電影一直以來比較強調寫實的影像傳統,選擇以不同顏色來詮釋戲裡不同角色的特質,看過的人莫不印象深刻,而導演程孝澤第一次拍長片難免緊張,關本良就常常找他一起泡咖啡館討論分鏡與細節,「所以《渺渺》拍完之後,我對台北市的咖啡館已經非常熟悉了!」關本良很喜歡台灣咖啡館的悠閒感,「不像香港因為地小人稠,很難有類似台北這種小咖啡館,只能有茶餐廳!」

 

拍電影11年,擁有過無數快樂的、沮喪的、風光的時刻,關本良拍片不分導演,不看預算,他說,「能夠跟有熱情的劇組一起成長,享受大家庭式的工作氣氛,

對我而言,就是最好的時光。」

(採訪、整理:石芳綾)

 

本文引用至渺渺官方部落格

創作者介紹

tiff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